边野Bianye

我共你

<枯木逢春>38


枯木逢春38

文/秋先生的花

微博/边野Bianye

快要完结了❤端午安康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的轻笑,心里总算舒坦点,一点,他握住自己爱人的手,轻轻用脸颊去蹭,类似小猫讨好主人那种可爱的动作。

田柾国看的心里也是一软,之前那些苦涩的情绪忽然消散了不少,手上感觉到的那种柔软,让他另一只手的手指都忍不住蜷缩,酥麻了半边身子。

“我之前的确是挺生气你接近我的目的不纯这件事的,但是我更难过你藏着这么多事不告诉我,明明我就把我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呢,我知道是我一直以来给你的安全感不够,但是你知道的,我也一样非常喜欢你,爱你。这些日子我也反思了过去我在这段感情里的行为,可能因为柾国是你一直追着我跑的,我太肆无忌惮了吧,总觉得你不会走。但你知道的,我从不委屈自己,我和你在一起,都是我的幸运。”

金泰亨把手放在田柾国胸口,眼睛闪亮而有神,田柾国看着金泰亨眼里自己的影子,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安心感,他喉头动了动,心里起起伏伏,不知自己该说什么。

原来以为自己将要被放弃来着,却得到了一份大奖。

“我会改的,我不会让你……再一个人承受不安,我还想让你陪我一起去寻找美食,去创造很多属于我们自己的回忆,我现在很确信,我只想要你和我一起共度余生。”

金泰亨仰着头,想去亲吻田柾国的嘴角,还未触碰到,田柾国已经揽住他的脖子,低下头深吻了去。

金泰亨双手环住田柾国的脖子,承受田柾国占有欲极强的吻,要将他吞入腹中般,他却不害怕,尽力去迎接田柾国的爱意。

等两人纠缠到脸红呼吸沉重,田柾国才松开金泰亨,他深吸一口气。

“我先去洗个澡吧。”

还没动,金泰亨就拉扯住田柾国的衣领。

“洗什么澡,履行义务吧。”

田柾国呼吸又粗重了几分,心情愈发明朗,伸手抱起金泰亨,走进卧室去。

两人折腾了大半天,又一起洗了澡后才躺在床上,田柾国是使力气那个,金泰亨却累的闭眼就睡过去。

田柾国紧紧搂住金泰亨,浑身心的都觉得满足,他从未这样安心过,也许是金泰亨的话字句都感化了他,也许是他不必再离开金泰亨,也许是他终于能看到他们的余生,不是单纯他一人的畅想。

静静躺了一会,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睡意,而金泰亨靠着他已经入梦,嘴角轻挂起的笑意温柔无比。

田柾国低下头,蹭了蹭金泰亨的鬓角的头发,轻吻了下金泰亨的眼睛后,小心翼翼的起床。

金泰亨把他的电脑是已经拿回来了的,田柾国拿着笔记本电脑放在茶几上,打开电脑,他当时发脾气时用的力气不小,想着应该文件都丢失了吧,却发现文档都还在,他想着大概是金泰亨特意嘱托过,才能保持成现在这样。

田柾国心里暖暖的,往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说不出的柔情似水,他自己也没能想到,当时几乎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能换来这样的结果,他是有多幸运,才能拥有金泰亨这样的男人。

他打开自己花了长时间写的这篇小说,从头开始仔细看,之前他心总是很乱,没办法沉下心来去揣摩剧情,直到此时,他终于能平静的客观的去看了,不用担心金泰亨发现自己曾经的目的后会不会生气,不用害怕金泰亨离开。

也是在这种心境下,田柾国才真的看出,故事里人物有冲突矛盾的地方感情太过单薄,无法引起共鸣,而他脑海里关于这个画面,展现的却是之前他和金泰亨吵架时的样子,竭嘶底里又痛苦不堪,他无法做到冷静去对待。

田柾国终于知道怎么去写这个部分的剧情了,大概是亲身经历过以后,他才明白有些情境,并不是想象的那样,没有人能在爱情里冷静,没有人可以面对爱人思路清晰,只能是混乱的,痛苦的,纠结的。

此时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难过,尽管知道如何去改了,却是用自己和金泰亨的感情实践出来的。

趁着自己有想法,田柾国赶紧对文档进行编辑,仔细去将不合理的地方进行修改重写,他不该放弃的,尽管他知道自己不能像江稳那样,在金泰亨事业上做出支持,可他依然爱金泰亨。

等他把文档修改完发给编辑,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金泰亨也不知何时醒了,他们分不清白天黑夜,颠倒了时间,但等他抬起头时,金泰亨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在桌上,笑着朝他挥手,让他去吃饭时。

田柾国从来没有这么踏实感觉到,这是他的家,金泰亨是他的爱人。

金泰亨也有很久没有给田柾国好好做过一顿饭,幸好冰箱里食材都有,大概是田柾国在他去H市期间买的,都是新鲜的。

他煮了好几个菜,腐竹炒肉,清炒荷兰豆,酸辣土豆丝和鱼香肉丝,都是普通的家常菜,金泰亨也不想刻意去煮什么特别的食物,这是他和田柾国的家,就过家常日子就好,而且他知道,田柾国会喜欢的。

金泰亨替田柾国盛好饭,等田柾国坐下来,他又夹了一些菜放在饭上,含笑望着田柾国。

田柾国被这眼神看的心里头柔软成棉花糖了,两人对视了片刻,黏黏糊糊的,正有小别胜新婚的滋味。

但金泰亨却要宣布一件事情,他深吸几口气,才郑重的对田柾国说:

“柾国,这几天我想了挺多,刚刚我也想了很久,我还是决定了一件事,我会把我们的关系告诉我的父母,你不该受委屈了,我也不该藏着掖着,没什么好丢人的。”

田柾国刚夹起碗里的菜,手一抖,筷子就掉在餐桌上,他睁大眼睛,震惊的望着金泰亨。

金泰亨只得自己起身去重新拿了双筷子,放在田柾国手心里,谁知田柾国正好捏紧他的手,眼里涌现出焦急。

“泰亨哥其实没关系……只要我们在一起你不告诉家人也没事,他们肯定会对你很生气……你肯定也会难过,没关系你不用为了我……”

田柾国还没说完,金泰亨叹了口气,低下头吻住坐在椅子上的田柾国,堵住对方的嘴了,见对方安静下来了,金泰亨才移开身子,坐会自己位置上,开口说话:

“也不是全为了你,只是我觉得,你应该得到尊重。我不想再让你一个人过年了,我如果不告诉我家人,他们就会一直想着给我介绍对象,就像去年那样,到时候我会烦,你也会不安,这不是我想要的。你为我做过那么多,我连名正言顺告诉我家人我们的关系都不敢的话,我就太懦弱了。经过这些事,我心里很确信,我爱你,想和你过一辈子,我不再抱着试试的心态,我只想安心下来。”

田柾国听完后觉得自己难得眼眶热起来,他心里头又酸又疼,因为他要的未来,金泰亨真的给他了,金泰亨是真的想着他们的一生的,不只是他自己。

他怕自己情绪失控,只得低下头去,把饭菜塞进自己嘴里,不敢多说话。

金泰亨的手艺还是那么美味,美味的田柾国想哭了,这么多年,只有金泰亨,知道他有感情洁癖后没有嫌弃他,没有觉得他奇怪,没有说他有病,没有离开他,反而更想和他有个家,有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金泰亨夹起菜放在田柾国饭上,揉揉田柾国的头发,温柔的继续说:

“在我家人没有接纳你之前,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在他们接纳你之后,你就有一个新的家,我的爸妈,就是你爸妈。”

田柾国愣了好一会,才有些哽咽的说:

“好。”

不知道是不是心诚则灵,田柾国的小说《感情洁癖》再修改后迅速通过了,连田柾国自己都意外,金泰亨却说这是他应该的,田柾国是最棒的。

因为通过了编辑的审核,接下来就是出版的事情,田柾国又得忙起来,他十分不安,上次修改已经让江稳趁虚而入,这次会不会重蹈覆辙呢?

金泰亨却摇摇头,告诉他不会再有江稳了,也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人了。也是怕田柾国多想,金泰亨还是把去H市发生的事告诉了田柾国,包括江稳借酒想对他做什么这些没有隐瞒,金泰亨不怕田柾国发脾气,其实这些的确如果不是自己警惕性太低,江稳哪能那么快就带他去H市。

田柾国却意外的没有生气,反而安抚金泰亨,过去了就算了,他心里想着,如果没有江稳,或许他们没这么快坦诚,也没这么快和好。

田柾国担心金泰亨的工作会受影响,金泰亨说没关系,现在他别无所求,2U也很好,如果因为江稳的事让他们合作终止,那也是无缘无分。

吃了金泰亨给的定心丸后,果然田柾国一心去准备《感情洁癖》的出版事务,但无论多忙,忙到多晚,金泰亨总是等他回来,给他做了吃的,两人才睡觉。

田柾国后来跟编辑商量了一下,决定让金泰亨写一篇后记,也许是因为这个故事起源于金泰亨,他觉得应该让金泰亨说些什么。

金泰亨不同于之前,也开始看田柾国写的这篇故事,他第一次那么认真去看一篇小说,恨不得每个字都扣出来反复品味,到底田柾国要表达什么意思。

看完之后,金泰亨还抓着田柾国哭了一会,埋怨对方怎么把故事写的这么揪心,田柾国却无奈的同时有些高兴,他的故事不再是一个皮囊,至少金泰亨有看懂,也为此感动。

金泰亨也是通过《感情洁癖》才更理解感情洁癖这种心理状态,也不知道田柾国过去遭受过多少拒绝,多少难堪,但如今的田柾国,是值得金泰亨依赖的,可靠的大男人。

越接触感情洁癖就越心疼田柾国,也决定他们的未来,将不会再让田柾国有一点自卑,他会努力让田柾国把心态平衡过来,他会一直陪着田柾国。

田柾国提出让金泰亨写后记时,金泰亨立刻答应下来,这后记不仅仅是要写给故事里的主角,也要写给他的田柾国。

五周年

五周年快乐

2013.6.13-2018.6.13


五周年啦,就防弹继续走花路吧。

还有祝我继续爱我们小6小7还有2哥。

想说说我跟267的这几年。

我第一次听说防弹,还是在2015年末。当时QQ空间还是比较火热的,有伪网红经常推广一些这样的话:加我QQ关于防弹少年团更多消息。我就是偶然看到一条这样的说说,当时笑了,哪有组团叫这么中二的名字啊。

当时某两个组团在中国市场还比较好,周围的人有追韩星的,大部分都是追他们,而我一个十几年从没追过星的人,对韩国明星都是处在只认识那两个组团(……)的印象中,我对追星这件事是很抵抗的,听过很多关于粉丝如何偏激之类的事,基本是避而远之追星这事的。

所以看到防弹少年团,就只是单纯感兴趣,去酷狗搜了一下防弹的MV,第一个看的是INU的日文版,你别说到现在每次看我还是心血澎湃,日文版歌曲里最喜欢它,初恋情节吧。

当时看MV的时候,首页看到小6戴黑帽子转向镜头那幕,真的苏断腿,我这人特别喜欢那种冷酷(?)型美男,当时看他转头唱歌那样子真的印象很深,因为就很酷很帅。然后后面有个镜头是小7躺在花丛里,真的特别好看啊,就是当时看觉得又可爱又帅的那种。

不过我第一次追星,还是韩星,我真的分不清楚脸,我一度认不出来小6小7,还是靠音悦台的认人认声版本,才能辨识谁是谁,还记了好一阵子。(不追星的直女大概都这样,认不出脸。)

后来看了RUN的MV啊,对小6被警察抓住那个片段真的可以爱一百年,就是当时就是那种,心动的感觉。还有穿粉色外套边走边哭那,跳水里挣扎那,真的喜欢的不行。

小7奔跑的时候啊,还有穿绿色毛衣外套(?)站在户外眺望远方的时候,真的给跪,RUN的MV给我印象很不同,感觉褪去了小7的少年感,有种很,男人的帅。

后面就疯狂补综艺,我一度否认自己追星……好吧,我就是追星。

我对2哥的好感越来越多首先综艺里那种,外冷内热的感觉,有时候就是特别给人震撼,因为他就是那种不把关心挂在嘴边但是却行动上一点不落下的人,我真的很触动。照顾小6小7很好,有时候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真的特别有趣哈哈哈,我不追星的朋友看2哥的视频都会觉得他特别有魅力,而且很厉害啊rap什么的,他一直是我的第一顺位。(67是零顺位!!)

入坑67的CP也是一个意外(我真的以前是个特别直女的直女好吗……)偶然在优酷上看到一个正泰粉红视频,我就看了,然后心里就是我操操操真他妈甜好磕。

然后我就立刻入了正泰坑,入正泰后的几年,给了我很多的快乐,接触了很多不同的人,真的感谢正泰宝宝。

追星这段时间以来,有过很多不同的体验,但是我对267的感情一直都是坚定的,我还是非常喜欢他们。(*꒦ິ⌓꒦ີ)

所以真的很爱267,我真的希望他们可以越来越好,成为粉丝们仰望的人。

267是防弹里的成员,我始终保持对外护防弹,对内护我爱的人(˘̩̩̩ε˘̩ƪ)

所以祝防弹少年团一直都走花路,越来越好。

2018年6月10日

杀戮秀才看一点点,但是广播剧是真的很让我心动。
人物声音配的很好,背景简直细节到令人头皮发麻。
杀破狼看完了,广播剧也不错,但是价格让我迟疑了一下,看完三集估计得一百,有点舍不得。
但是杀戮秀这个听了第一期,很带感,如果全文好看我可能要下手了!
主题曲《红与黑》真的好听的想哭啊!
入坑广播剧真的让我很紧张!因为有很多喜欢的文都有广播剧!今日也为cpy文学打call。
但是真的很想让铜钱龛世也有广播剧,如果有我肯定要买,真的很喜欢那篇文。还有AWM绝地求生,也想看啊。
再次感叹杀戮秀广播剧的制作精良。

<枯木逢春>37


枯木逢春37

文/秋先生的花

微博/边野Bianye

金泰亨回了自己市区,先去拿了田柾国的笔记本电脑,之前虽然说三天后再拿,但其实已经修好了,也是万幸没有摔坏硬盘之类的,数据都还在,否则金泰亨自己真当不知如何解决同田柾国之间的这点事了。

正要回家,想到是回去道歉,又跑去花店,踌躇了一会又不知道买什么花好道歉。

还是老板娘看着他的样子,笑了起来。

“小帅哥买花送女朋友?”

金泰亨尴尬的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问:

“如果道歉……送什么花比较好啊?”

“只要你诚心道歉,送什么都好啊!我看还是买玫瑰,玫瑰表达爱意!”

老板娘倒是不含糊,直接包了一捧玫瑰给金泰亨,金泰亨接下后腼腆的笑着付了钱道谢。

金泰亨捧着一束花其实是紧张的,到了自己家门口,半天不敢敲门,好似这是去拜访别人。给自己做了半天心理建设,他还是敲了门,敲了三声后立即停手,把自己的小脸藏去花下,心跳怦怦的要跳出胸膛来,这激动的样子仿佛回到了田柾国对他告白那次,不过那时候是太激动,现在则是太慌张。

等了一会,见没人开门,金泰亨的心渐渐沉了下来,脸色则变得有些僵硬……还以为田柾国答应了他,就会回家。金泰亨正要转身准备去田柾国家,门就忽然开了,田柾国带着一副倦容,看上去刚睡醒的样子,有些迷糊的看着他,金泰亨手一抖,玫瑰就从手里要掉下去,幸好愣了几秒的田柾国及时反应过来,接住了艳丽的玫瑰花。

金泰亨呆愣愣站在门外,一时半会想不出该说什么,他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想起江稳的事,眼眶忍不住一热,扑到田柾国身上就抱住田柾国。

田柾国一手拿着花,另一只握着门把,一时之间不明白金泰亨怎么突然就抱住了自己,只能继续杵着,一动不动。

田柾国感受着抱着自己的这具身体传来的软热,叹了口气,手里的玫瑰又掉落地上,怀抱住金泰亨。其实对于金泰亨这两天的行为,田柾国怎么也想不通,先生气的人是金泰亨,放话说爱怀疑就怀疑的人也是金泰亨,昨天那个求着自己回家的人,还是金泰亨。难不成金泰亨这么容易想通了?田柾国觉得心里不安,又不好开口,几天以来精神上的折磨叫他憔悴了许多,没有精力顾盼其他。

两人站在门口抱了好一会儿,田柾国才轻轻抚摸了下金泰亨的背,柔声说:

“先进来,乖。”

金泰亨从怀抱里抬起头,眼角红红的,看上去很诱人,田柾国心里动了一下,拇指擦过金泰亨的眼尾,似是抹去不存在的泪水。

金泰亨轻轻蹭了蹭田柾国的手指,像撒娇一般,转而又埋进怀里,默不作声。

田柾国这下彻底无奈,只能拦腰把金泰亨抱起来,走回房子里,丢去沙发上,再去门口把金泰亨的东西跟玫瑰花捡回来。

田柾国看到自己电脑时,愣了一下,神色很快平静下来,把电脑放去书房,金泰亨的行李放回卧室,才坐在金泰亨对面,直直的盯着金泰亨,一语不发。

金泰亨也有些后知后觉的尴尬起来,还说道歉什么的呢,一回来就跟没了骨头一样,只想跟田柾国待在一起,田柾国身上自带让金泰亨安心的因素,疲惫劳累委屈,都平静下来了。

“怎么不说话?不是回来跟我有话要说吗?”

两人沉默片刻,终于田柾国开了口,语气里是跟往常一样的带点纵容,细细觉察还有点无奈。

金泰亨低着头,简直没脸面见田柾国,闹了一通好的,现在算是从头到底都散发着后悔的意思了。

“你能跟我说说感情洁癖吗?”

金泰亨声音闷闷的,不如往日的低沉动听,倒是有种沙哑在里头。

“你觉得我有感情洁癖,是一种病吗?”

田柾国没有直面回答他,反问了一句。

金泰亨摇摇头,他从来没这么觉得,反而为田柾国心里一抽一抽的疼,想到田柾国觉得自己有病这件事,他的脑袋里就跟有一万根针在扎似得,全都提醒他,是他让田柾国患得患失,也是他质疑感情让田柾国不得不把自己的伤口剥开,告诉他有感情洁癖,这就是他的秘密。

现在田柾国的软肋已经露出来了。

“那你觉得,是我对你不够好吗?”

田柾国的声音很冷静,听的金泰亨心里一咯噔。

“没有,你对我很好,特别好,是对我最好的人。”

金泰亨赶紧摆手,慌张的回答,害怕田柾国不信般,强调了几次。

“那我们谈恋爱以后,你有受委屈了吗?”

田柾国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直接,砸的金泰亨昏了头,但是他又不得不清醒的去回答,他怕的是待会问完,田柾国就要说分手,尽管田柾国说永远不会提出分手。

“没有,没有一次……是我受委屈。”

金泰亨后面一句话,说的有些艰难,因为的确这段时间以来,只有田柾国,一开始苦苦追求自己受委屈,后来在一起时金泰亨的无心之语也让他受委屈,尽管金泰亨明白田柾国不在意这点委屈,田柾国也明白金泰亨从不是有意说这些话伤害他,但回想起来,金泰亨还是不安的瘪着嘴,怕这就是田柾国的分手质问。

金泰亨的话里的意思,田柾国能听明白,但是他依然继续他的问题。

“那你的未来里,会有我吗?”

金泰亨眼眶一红,鼻子一酸,差点掉泪。

“会有,有的,也只能是你的。”

田柾国笑了笑,金泰亨没有抬头看见田柾国的脸,却听见他轻轻的笑声,他摸不准田柾国的态度,却觉得自己难过的越来越厉害。

直到田柾国问出最后一个问题,金泰亨终于潸然泪下,无法控制自己。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是真的爱你。”

田柾国想问的,大概就是这句吧,他那么炙热真诚的喜欢着爱着金泰亨,宠着金泰亨,想把世界的一切都给对方,也只不过想要在对方心里得到一个最重要的位置。

有感情洁癖这些年来,他从来不敢奢求在别人心里有个最重要的位置,因为没有理由也没有那个资格,可之于金泰亨,他们是情侣啊,甚至在田柾国心里,只想从此就这样一辈子就把身心给金泰亨束缚的人,那么期待从金泰亨这里得到一个回复。

人心都是肉做的,他田柾国之前追求金泰亨时也没有抱有过一定成功的自信,他总是不断怀疑自己,但是最后的结果让他重新拥有希望,原来希望是可以被实现的。在一起后也不敢把占有欲和控制欲表现的太强,怕金泰亨烦,怕他厌恶,可即使如此,金泰亨还是不信任自己,那他该怎么样?

田柾国承认最开始的错误,但这些都不是他不爱金泰亨的理由,假如有这个理由,他就不会接触金泰亨了。

金泰亨捂住自己的眼睛,心里破了一个洞般,有冷风呼呼的使劲往里刮,泪水根本控制不住的顺着手指往下滴。

而田柾国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金泰亨身边,伸出手接住金泰亨的眼泪,脸上的表情隐忍而带着一点难以言喻的难过。

假如现在金泰亨松开手看一眼田柾国的话,就会发现田柾国的眼神是复杂的,还带着一点疑惑,想不明白金泰亨此时的想法。

“我信……我信的,对不起柾国,真的对不起……”

金泰亨哽咽着还想说几句对不起,田柾国的手就揽住了他的脖颈,田柾国的手掌还有湿润的温度,残余着泪水,流进金泰亨的衣服里。

金泰亨一时间还不知道田柾国想做什么,就感觉到唇上有柔软的质感传来,田柾国极其温柔的揽着他的脖颈,在金泰亨诧异间就狡猾的勾住他的软舌,逼的金泰亨忍不住想要后退,却因为田柾国的动作只能靠在沙发上,接受田柾国的唇齿侵略。

等金泰亨脸红的忘了流泪,只觉得呼吸不过来,好不容易等田柾国放开他,他才仰着头如搁浅的鱼,大口呼吸了好一会。

田柾国蹭着金泰亨的脸,却苦笑起来。

“我真想把我的心挖出来给你看看,看见你流泪都心疼的要死的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喜欢的要死。”

“柾国,我知道,我知道。是我……”

金泰亨愧疚的握紧田柾国的手,隐约又有眼眶发热的迹象,田柾国听出金泰亨继续要道歉,心里无奈,只能伸出手另一只手捂住金泰亨的嘴。

“你别说对不起了,泰亨哥……我求求你,你别在折磨我了,你别哭了,你一哭,我的心就跟有人拿着钝刀在磨,可你又是因为我哭的。泰亨哥,我不是怪你,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泰亨哥才会觉得我不爱你,是不是我不够努力,才配不上你。是啊,我写书都写不出来,那么没用。”

说到这里,田柾国嗤笑了一声,讽刺着自己,他想到江稳,那个男人身上那种商业成功人士的气度,也许是田柾国始终都做不出来的,他不过是一个绞尽脑汁写东西的小说作者,如今连小说也写不好了,赚钱的本事都岌岌可危,他有什么资格去要求金泰亨选择自己。

田柾国有的也只有那颗炙热的心了吧。

金泰亨想要反驳,却挣不开田柾国捂住他嘴唇的手,只能着急的瞪着田柾国,极为不满意田柾国的话。

“我小时候,很期待爸爸妈妈在乎我,就是那种在乎的感觉,把我捧在心上的感觉,我总是感受不到。他们永远在吵架,闹起来就谁也不要我,感情洁癖就是从那时候渐渐有的吧。我太渴望一份感情了,渴望别人告诉我,他在乎我,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最喜欢的人,想把世界所有的好都给我。久而久之,成了一种病态的偏执,我也知道我这样不对。可没人教我怎么去改变,而我也不敢再接触谁,别人伤害我,我也伤害别人。我也不像女生,可以肆无忌惮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只能藏在心里,也有人要说我心机男。可我怎么办,我难道去祈求别人告诉我,我是最重要的吗?”

田柾国的眼神很迷惘,表情很无措,像不小心摔碎盘子的孩子,不知道怎么解决。

金泰亨的心更加疼起来,眼眶的热度增加,更想说话了,田柾国还不松开,他就只能咬了田柾国手指一口。

田柾国才回神,无奈的松开手。

金泰亨握紧田柾国的手,放在自己胸口,郑重其事的说:

“不是的,在我这里,你感受到的这里。你是最重要的。”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的眼睛,那双叫他痴迷许久的墨色瞳孔里,的确都是真挚,可一时之间,田柾国又害怕起来,金泰亨是同情他,还是安慰他。

金泰亨看出田柾国的眼神回避,急的泪意又涌了出来,满脑子都是悔不当初。

“柾国,柾国,你看着我,你看看我的眼睛里,都是你啊。我知道,我上次说的话真的让你很难过,我真的后悔了,真的说错了。我在乎你的啊,如果不在乎,我怎么会提前回来,害怕你离开,一定要打电话给你,怎么会买玫瑰,你,你要气死我啊,我在哄你啊!”

田柾国懵懵的听着,听到金泰亨吼完最后一句,两人就安静了下来,气氛突如其来的十分尴尬。

我,在,哄,你,啊。

哄我?

田柾国眼睛眨了眨,之前心里那股郁气突然就散了,不自觉就弯起了嘴角,硬是想压都压不下去。

从来没有人想要顾及他的感受,知道他的难过而特意去哄他,可金泰亨说,他买玫瑰是为了哄自己,让自己开心。

田柾国心里又酸又甜,明明之前还有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现在通通都没了,那股甜意越来越浓,齁住田柾国的喉咙。

金泰亨则在安静中,尴尬的吸了吸鼻子,看到田柾国难得的笑又松了口气。

他这大半生里,只有这次说的这句话,叫他想躲进哪个柜子里,或者蒙进被子里。

“你笑了就好。”

金泰亨状似埋怨实则愉快的一句话,勾的自己也忍不住弯弯眼睛。

2018年6月7日

这两天右手腕不知道为什么,有从骨头里渗出来的疼痛感。本来今天早上好了一点点,结果写个思政期末考试论文,一小时搞完1500字,手腕又密密麻麻的疼起来,跟有蚂蚁咬似的酸痛,完全不想去看医生,想咬手腕几口磨磨牙。
除了手腕,还有手臂也是僵硬的疼,肘关节以下都是灾区,右手也只有手指勉强了,打字没有压力,但是牵动右手其他神经,就疼的烦人。
这种痛感不是单纯的直接痛,是酸痛麻痛并合在一起,总结来说就是要死不死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难道是晚上睡觉没有把右手整只塞在被子里所以着凉了吗?也许是年纪逐渐增长后,身体素质真的越发不如以前了,何况我还厌恶运动,视运动为洪水猛兽。
我们学校有每学期必须跑完90公里的任务,我自己跑了10公里左右,其他75都是其他途径搞定的,还有最后5公里给我拖了1个月的时间,想想这两天还是赶紧解决了,不然等期末前完不成体育又得挂。
想到这里又愁的要命,素来数学差的要命,经济数学也对我来说难的要死,面临期末考试有种即将上断头台的绝望。一旦挂科我就完了,可是要想不挂科,我现在重新学数学也来不及。
简直不敢想象期末了。
日常乱七八糟的吐槽简直没完没了,还好这里不是微博,写点什么没人说我,指不定上微博又得被骂上几回,现在完全依赖LOF上的净土了。

2018年6月5日

我非常爱我首页的画手们TT在LOF上真的非常净土,关注了超多画手每天看到新鲜的画就神奇的觉得幸福呐!TT想把好看的画全都推荐给全世界😭
看耽美小说里的同人图真的一本正经满足啊😭
我爱LOF我爱画手,他们都是仙女啊😭
真的好羡慕会画画的……

枯木逢春36


枯木逢春36

文/秋先生的花

H市比原来金泰亨所在的市区要繁华许多,江稳的车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但城市灯火通明,好似刚入夜般。

江稳定的酒店算得上高档,金泰亨本想自己付钱,但是江稳拒绝了,金泰亨一直心不在焉的,也没多谦让,就住了进去。

江稳定的是个套间,套间里有两个房间,各自分了一个,定好第二天的上午去总公司,现在就休息。金泰亨进了自己房间就锁上门瘫在床上,唉声叹气,满脑子都是关于田柾国的事。也不知道田柾国有没有准时吃饭照顾好自己,电脑摔坏了着不着急,现在怎么样了。

金泰亨摸出自己手机,壁纸还是田柾国和自己笑着抱在一起的照片,看上去就让他有点心酸,本来这件事一开始是田柾国理亏,到了现在成了自己的错了,还是自己口不择言,偏要剑走偏锋去刺激田柾国。

打开电话的页面,想打电话,又突兀的想起现在是半夜了,如果田柾国已经睡觉了呢,不得不作罢。但是不做点什么,他又不放心,只能打开微信,本来想说的很多,可看着聊天框,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平时两人用微信聊天不多,大都直接打电话,上一条微信还是过年期间的,田柾国给他发过几次哥现在忙吗?

那时候金泰亨没注意,现在想想格外觉得心里难受,田柾国大概是想联系他又不敢,还只能先问有没有时间,免得打扰他。

金泰亨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还是发了个晚安。没想到能看到对方正在输入中几个字,金泰亨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田柾国会说什么呢,会回句晚安吗?

金泰亨摸着自己跳的热烈的心脏,期待的看着聊天框,结果等那行字消失了,也没有回复他,只能说明田柾国看到晚安了,但是不想回或者不知道怎么回。

金泰亨又膈应起来,索性关了机扑进被子里,想睡觉,平时他和田柾国睡觉的时候,田柾国会睡前讲几个故事听,有时候是童话故事,有时候也是恐怖故事,反正最后结果都是两人抱在一起睡了过去,现在一下子床上冷冷,被子空空,十分不习惯也无可奈何。

金泰亨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第二天醒来还是被敲门声吵醒的,他去开门,就看见穿着整齐的江稳先扫了他全身一眼,才含笑望着自己。

这眼神叫金泰亨有些不舒服,他也没多想。

“江先生起的这么早?”

江稳依靠在门边,对金泰亨凌乱的头发十分感兴趣,径直伸出手想摸,谁知道金泰亨反应过来就避开了。

“叫了早餐。”

江稳也不觉得尴尬,继续挂着一副柔情的笑。

“哦,我先洗漱吧。”

金泰亨话罢就把门关上了,房间里有独立的洗漱间,倒是方便。他靠在门后,表情奇怪,实在叫人不适,除了亲近的人他都不喜欢旁人有比较亲密的行为,而江稳刚刚自然的想摸他头发,叫他心里一阵别扭。

金泰亨去洗漱间洗漱好后,换了正装,才出来吃早餐。早餐放在套间的客厅餐桌上,看上去挺用心,早餐的种类不少。江稳就坐在一边,礼貌的冲他一笑。

金泰亨别扭的回应了一个笑,觉得自己也许是想太多了,也努力挥开乱七八糟的想法,才坐下吃早餐。实际因为睡不好,心里又装着各种事情,他食欲并不好,随便吃了点就停了。

江稳还颇感意外,原以为金泰亨应该会对H市的食物感兴趣,谁知道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他想到金泰亨可能因为那个“弟弟”的事心烦,也就不奇怪了。

“泰亨胃口不好吗?”

江稳自己吃的也不多,就干脆同金泰亨一样坐着。

“啊,是。”

金泰亨摸出手机,看着壁纸又有点失神,又忍不住挂念田柾国,现在到底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还在生气或者……对他失望吗?

“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江稳眼睛瞟了一眼金泰亨的手机,看到是一张合照,脸到是看不太清楚,但是看出两人关系亲密。

“……没什么。”

金泰亨感觉有点尴尬,关上手机,冲江稳牵强的笑了笑。

“不过我就不在这边待三天了吧,今天看完总公司,我就不同江先生回去了,我提前回去吧,家里有事。”

江稳手掌轻轻握拳,半晌又松开,他低声笑了笑。

“这怎么行呢,这样吧,我也跟你一起回去吧,那现在我们就去总公司吧。”

金泰亨点点头。

“麻烦江先生了。”

江稳不置可否,眼睛里的阴郁闪过,金泰亨没有留意。

江稳倒是没有说错,总公司里的确是非常正经的大公司,金泰亨没有太多欣赏的心思,逛了几圈后就要求去谈详细合同。

江稳这一点倒不含糊,直接找了总公司的一个负责人,一起谈了这个项目,金泰亨也想快点弄完,头脑清晰的把条例说清楚,协调好了之后直接签了合同,他此时心里已经没有像之前那样,满心的要创造自己的事业了,只想着回家哄哄男朋友。

等一切谈完,金泰亨觉得自己后背都湿了,一方面是紧张的,另一方面是心烦气躁导致的。因为事情谈妥,金泰亨回了酒店以后就收拾好了东西,他思考了会还是决定不跟江稳一起走,正想给江稳发消息告诉对方一声,谁知道江稳先发制人,拿了两瓶酒上来说要庆祝庆祝,这件事到底江稳从中出了不少力,金泰亨不好拒绝,只能先缓一缓自己要回去的心思。

金泰亨喝不了多少酒,喝了小半杯后就停了手,怕尴尬只能半装作自己已经醉了,其实他的确是有些迷糊了。

江稳多喝了好几杯,见金泰亨已经红了脸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心里就起了坏念头,装着要扶金泰亨回房间,实际却手不安分的在金泰亨身上摸索。

金泰亨这时的感觉是很敏感的,他一察觉到腰间不安分的手,眉头就皱了起来,又怕江稳破罐子破摔,只能借酒装醉故意甩开江稳整个人,再迷糊叨叨几句乱七八糟的话。

江稳没有注意到金泰亨比醉酒人显然清明的眼神,只觉得这个男人红着脸颊的样子简直诱人的像水蜜桃,又笑眯眯迎上去,手也想摸金泰亨的脸,手感一定很好,他猜。

但金泰亨也不是什么任人宰割的人,何况他并未真醉,只是脑海里想到田柾国那时对江稳的敌意确实不是没有理由的,是他自己被蒙蔽了,只想着创造事业,他若是那时候早些回家,有耐心一点同田柾国交流,注意一点江稳这个人,后来也许就不会同田柾国吵架了。

金泰亨挥开江稳的手,故意跌跌撞撞跑进房间里,啪的锁上门,也没管还在敲门的江稳已经破了那副伪善的面孔。

“泰亨?怎么锁门了?”

江稳就着醉意,一时之间也没懂金泰亨怎么突然关了门,若是他清醒几分就该明白,这是金泰亨在躲他了。

金泰亨也不是不怕的,在房间里提着自己的东西,先拿着手机订了回去的票,只等着江稳一睡着或者做别的去了,他就走。

好在江稳敲了一回门见金泰亨没动静后,就去浴室了,等金泰亨听到稀里哗啦的水声,他立刻打开门提着东西就走了,而还在洗澡的江稳连金泰亨开门声都没听见,洗完澡后还去敲了好一会房门。

金泰亨坐上回程的车时,整个人还是恍惚的,那么一点点因为酒而变红的脸已经煞白了,不知是风吹的还是吓的,他现在特别特别的想见田柾国,莫名委屈起来。

拿出手机打开联系人,没管之前什么想法,就拨出了电话,等待接听时他简直如坐针毡,怕听到田柾国的声音,又怕田柾国不接电话。

“泰亨哥。”

田柾国的声音很低沉,听不出什么情绪,一种淡淡的感觉让金泰亨一阵胸闷。

“柾国……”

金泰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是说江稳真的不安好心,还是说自己愚笨没能更早察觉?

“……你是跟我说分手的吗?”

田柾国沉默了好一会,再开口时声音嘶哑,听到金泰亨耳朵里简直心疼的要命。

“不是,我……我没有那个意思。”

金泰亨的语气不自觉就柔软起来,声音也变小了,他内资格也没底气说这话,临走前故意激田柾国分手的是他,之前同田柾国吵的也是他,现在要说他没有任何错,那是不可能的。

“那就好。”

不知道是不是金泰亨听错了,田柾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般,这时说话都没那么紧张了。

“你怎么了?”

也是正因为田柾国放下了心里的那个石头,他才突然留意到金泰亨打电话的理由,以及对方莫名其妙的情绪低落。

“我就是……想见你。”

金泰亨扯出一个笑,哪怕田柾国此时又看不见,他心里头还是沉甸甸的,装着数不清的东西。

趁着田柾国还没开口,金泰亨又说:

“我今天提前回来了,你回家里吧。我们……好好谈谈。”

谈什么,谈金泰亨想知道的感情洁癖,谈田柾国一开始的别有目的,谈他俩一直互相质疑的这点揪心的肉中刺。

田柾国又是沉默了一会,金泰亨不能从电话里知道此时田柾国是什么样的表情,或者心情,只能依赖着那点呼吸声,尝试去揣测,田柾国会答应还是拒绝,金泰亨不会和田柾国分手这件事,是不是能让田柾国感到一点点的解脱。

“要我去接你吗?”

田柾国没有回答他,只是问。

“不用了,你……回家就行。”

金泰亨这次是真不会期待田柾国去接他了,也不会有上次等待那么久的红玫瑰,到底金泰亨觉得自己是恃宠而骄,的确被田柾国纵容了,才会那么不理解田柾国,非要扎上两人心上几针,痛的流血了,才能后悔了,心痛了。

“好。”

这回田柾国答应了,两人又是一阵无言,跟那时金泰亨从老家回来一样。

金泰亨只能心里叹了口气,嘴上说自己先在车上睡睡觉了,先挂电话了。

田柾国没有挽留,两人这时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田柾国心里有心结,提心吊胆被分手,他也没力气开玩笑什么的了。

金泰亨对着挂掉的电话沉默了一会,正要息屏,就看见一条微信。

「看好自己的东西,睡觉也要守好财务,晕车的话问乘务员要点药或者袋子。」

金泰亨忽然就笑了,田柾国大概真的在电话里说不出来,所以只能这样关怀他,这份关怀太难得也太珍贵,金泰亨几近落泪,还是忍着。

江稳给金泰亨打开电话的时候,金泰亨看都不看都挂掉,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听江稳的声音,也不需要伪装了,在江稳发现他不在酒店时应该就会明白,金泰亨知道他带着什么心思了,至于他们的合作,哪怕签了合同,倘使江稳想用这件事威胁他或者做什么,他也无所谓了,到了现在,他只想守着2U和田柾国过日子。

也许一开始是他贪心,那时候如果不同江稳接触,后来哪来这么多矛盾和这么多事情,田柾国也不会猜测,自己更不会遭受这一点差点得逞的性骚扰了。

直男了这么多年的金泰亨,竟然有一天被一个男人骚扰,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江稳没死心,又打了几个电话,金泰亨看都不看直接拉黑了。

但是忘了微信之前也加了,所以还是看到了江稳的消息,不过并不是他想象里的那种逼迫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而且一条道歉。

金泰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道歉,但是他已经没心思管这些了,看了一眼后没回复。

「抱歉泰亨,我是醉意上头了做了一些让你不高兴的事的话,我为此道歉。但是希望我们的合作并不受我的关系的影响,我是对你有好感,抱歉让你不愉快了。以后工作上还是要打扰你了,如果你不想见到我,我会跟公司联系重新派个负责人。」

金泰亨看向窗外,头一次觉得人生荒谬,自己有一天还能有这样的际遇,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普通娶个女孩过一生,谁知先沦陷给了一个大男孩。

但是挺好的,现在首要任务,还是和他小男朋友好好交流吧。

枯木逢春35

枯木逢春35

金泰亨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睡过去的,等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他习惯性伸出手想去抱旁边人的腰,却摸到一片冰冷的虚无,才突然清醒,他和田柾国昨天吵架了,最后田柾国走了,去了哪,他也不知道。
其实昨晚做的事说的话基本处于冲动型,从心底说,他对田柾国一开始那些别有用意的接近的确有点伤心,但不足以让他和田柾国的感情走向终点。
金泰亨坐在床上,呆愣坐着,把昨晚吵架的细节重新捋一捋,总觉得自己因为单方面的拒绝交流,他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最后田柾国说什么来着,他的秘密是有感情洁癖?

金泰亨心里猛的一跳,头就疼了起来,感情洁癖是什么东西?他这时才开始慢慢把田柾国的话逐句思考,昨晚他的理智基本飞的十万八千里了,根本没注意田柾国说了自己什么,那时候满脑子都是田柾国竟然怀疑他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不轨。
感情洁癖到底是什么,金泰亨以前没有听过这个东西,但从田柾国的话里,他说别人觉得他有病,而且是一种心理疾病?
想到这里,金泰亨心里狠狠一抽,他后知后觉的想到田柾国那些话里的绝望和难过,可惜他当时只有愤怒和生气,根本没有用心去想田柾国的意思。
金泰亨摸出手机,忍着头疼打开浏览器,搜了个感情洁癖。

感情洁癖,一种类似洁癖的偏激心理状态,对在乎的人有近乎变态的占有欲和控制欲,不能忍受在乎的人同其他人有亲密接触,对在乎的人有强烈执着的拥有感。具有感情洁癖的人大都在幼时经历过一些变故或者受家庭因素影响,极没有安全感,敏感而又细心,内心自卑。这种心理状态被多数人所不能接受,高强度的占有欲让人呼吸不过来,因此感情洁癖者大都无法拥有朋友和恋人。

金泰亨看着这些文字,皱起眉头,感情洁癖这个词语对他来说几乎陌生,但这些字他却认识,组合起来的句子他也认识,只是等读下来后,他并不觉得这种心理状态有什么,他脑海里涌现的都是昨晚田柾国沙哑嗓音下暗藏痛苦的话。
当时田柾国是怎么说的?
“你觉得我的感情是假的?我是有秘密,我有该死的感情洁癖,别人都觉得我有病,我有心理疾病,我活该没朋友,我不敢告诉你,我这么小心翼翼藏着,我就是怕你会不喜欢我了,嫌弃我了。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这么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吗?我的感情是假的,那泰亨哥你又真的对我,有爱吗?过年的时候你不就是怕家人知道我的存在,我就该像过街老鼠吗,明明我是你男朋友啊,我想给你打电话都要担心你不开心不乐意,说话都要思考会……”
田柾国没有朋友这件事金泰亨是知道的,但不知道竟然是因为感情洁癖,他一直以为是田柾国不喜欢人群,现在听来,原来是迫不得已吗?
那田柾国是否曾经也一腔热血想要交朋友,对朋友好,但是最后因为强度的在乎和占有欲,那些朋友都离开他了,从此以后他学乖了就更愿意一个人待着了?
这真的是田柾国想的吗?一定不是。
金泰亨心里就跟针扎似的密密麻麻疼起来,他突然极其后悔昨晚自己说的话,是不是也让田柾国伤心了?
田柾国也担心自己知道感情洁癖后会毫不犹豫离开他,所以把这件事藏起来,不愿意告诉自己。大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田柾国在逐渐的长大后,把感情洁癖当成了洪水猛兽,成年人世界更不靠谱,谁会坚信这样的感情?所以守着自己的乌托邦,努力让自己平衡起来,不让自己表现的太激进,所以那时候过年,田柾国伤心也是这么伤心,却还是一句话不埋怨,回来后给他惊喜,一个人在家折玫瑰。
金泰亨在家里热热闹闹过年的时候,田柾国却一个人躺在床上,心无安放,而让金泰亨此时最为后悔的是,他不该一开始就抛下田柾国的。
金泰亨是知道田柾国过去的啊,所以会产生感情洁癖这样的心态,是很正常的,那么小的孩子被父母两方都抛弃,他得不到应该有的关怀和爱,家庭方面他已经没有期待,只能从朋友身上想获取安全感。
可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别人不能理解他,不知道他多么敏感小心翼翼去相处,不能知道他多渴望交朋友,多渴望有人大大方方说在乎他,是他唯一的朋友。
所以失败后只能让自己习惯一个人的生活,这样就不会有期待和失落了,在旁人的洗脑下,连田柾国自己都觉得这是心理疾病了吗?
金泰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不该昨晚这样质疑他们的感情的,之前田柾国总是给他发消息催他回家,也是一种担忧吧,他们近期的交流太少,田柾国开始害怕了,所以金泰亨身边出现的任何人都会让田柾国产生一种,这个人即将带走他如今唯一的爱了。
现在才想明白田柾国又什么用,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

金泰亨揉揉自己额头,起床走去客厅,果然田柾国昨晚摔了自己的电脑,尽管里面有他辛苦很久写的稿子和故事,在极端愤怒伤心下还是这样的摔了。
金泰亨去捡起电脑,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好了。
今天下午他得去H市,现在家里一团糟的情况,让他完全不能安心过去。
金泰亨给自己做了好一会心里建设,才给田柾国打电话,可拨出去电话之后,铃声却在自己家里响起来——田柾国昨晚没有带走手机,金泰亨联系不到田柾国了。
金泰亨叹了口气,先把电脑收好,又去卧室收拾好去H市要带的一些东西,才提着电脑出了门。金泰亨先去找了个修电脑的店,确认能修之后答应三天后过来拿,再怎么样,金泰亨不能让田柾国因为自己,毁掉连续长时间写的故事,那是田柾国的工作,也是田柾国的心血。

金泰亨已经很久没有去过田柾国家了,从田柾国搬来和自己住以后,他就没有机会再去那边,现在还有些不知所措,待会是不是要先跟田柾国道歉?
如果道歉的话该怎么去说?金泰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想说的话,才去敲田柾国家的门,每敲一下就紧张一下,怕见到田柾国又想见到田柾国。
等金泰亨敲了好一会,也没人开门后,金泰亨才后知后觉意识到,田柾国也许不在家,又或者在家但是不想见他而已。

“柾国,我有话跟你说!”
金泰亨朝着门大声说了句,继续敲门。
但是依然是安安静静的,没有脚步声,实际金泰亨也不能确定田柾国是否回家了。
“柾国你在吗?”
“田柾国!”
依然没有人回应后,金泰亨有了一种无力感,如果田柾国不在家,金泰亨也不知道能去哪里找对方,他此时清楚极了意识到,他对田柾国的了解远远不够,所以才会有无从下手的感觉。田柾国也没有朋友,不会有其他人收留他,田柾国能去哪里呢?也许是田柾国在家,但是真的不想过来吧。
金泰亨忍着心里的难受,说:
“如果你现在不想见我,等三天后我从H市回来,我们再谈。”
话罢,金泰亨又狠狠心,添了一句:
“那时候如果你还是像这样不给我开门,咱们就分手吧。”
这时金泰亨突然听见屋子里有什么掉地上的声音,他才确信田柾国真的在家,只是不想出来见他而已。
“我去H市了,电脑我拿去修了,这几天……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可以给顾哲然打电话……2U这几天他会照看。”
金泰亨哽咽了一下,声音小了下来,他浑身充满了无力感,此时只想依靠在门边,可他看了眼时间,该去H市了,他不得不要走了,走之前把田柾国的手机放在门边,再次敲了敲门。

而金泰亨走后,田柾国果不其然打开门,看到地上的手机,眼神黯然,拿了起来,一句话不说又关上门。
如果金泰亨此时能看到田柾国什么样子,就会发现只过了一晚上,田柾国憔悴的不像话,像经历过一场大灾难,整个人恹恹的,提不起精神。
金泰亨来敲门的时候,田柾国其实听的都很清楚,但是他不敢去开门,怕接下来金泰亨要说的就是分手吧。
因为昨晚金泰亨说要冷静几天,怎么只过了一晚上,对方就想清楚了呢?又或者说单纯不想过下去了,田柾国根本不能想象和金泰亨分手后的感觉,光是听到这两个字就心痛的无法呼吸。
他不想分手,可是心里害怕极了,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他的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他不知道金泰亨会怎么想他,或许觉得变态?还是神经病?
田柾国知道,三天后他无论如何也逃避不了的,因为金泰亨说的,再逃避,也只能是分手了,可是不逃避能有不同结果吗?
田柾国不敢去想,因为期待越大,失望越大,他把所有感情投注在金泰亨身上,就像一场赌博,万一输了就是一无所有了,大概他以后也不敢再去追求什么感情。
田柾国不怪金泰亨,只怪自己而已,如果他能心平气和一点面对金泰亨的事,不要天天都一直催金泰亨,不去怀疑金泰亨,他们是否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呢?

金泰亨直到坐上江稳的车了,还是心不在焉的。
“你弟弟怎么没来?”
江稳一边开车,一边扫了一眼金泰亨冷酷的脸,看上去对方的心情似乎很糟糕。
“嗯,我们吵架了,生气呢。”
金泰亨有些焦躁的打开一点车窗,等冷风吹过来,才把自己的火气吹下去一点。
江稳轻轻笑了一下,脑子里想的都是金泰亨大概和他对象闹了吧,其实他能猜测到一点原因,之前每次和金泰亨出去讨论事情的时候,偶尔会有电话打过来问他什么时候回家,常常是短信,一开始金泰亨还会很有耐心好好解释和回答,到后来收到的短信多了,金泰亨大概也有些烦了,常常看了一眼就放在一边。
作为一个这个年纪的成熟男人了,他十分看不上金泰亨对象那点小九九,所以常常故意约金泰亨晚点才回去,既然金泰亨对象不能来了,指不定这三天的H市之旅,还能让他更多接触金泰亨,万一金泰亨觉得自己更好呢?
江稳想到这里,颇有自信的勾起嘴角。
金泰亨没有注意到江稳的表情,他满心都是三天后该怎么哄哄自己小男朋友,他现在一点都不计较田柾国之前的那点小利用了,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只是金泰亨有曾经被骗的经历,会不自觉感觉陷入一场骗局,而自动忽略田柾国对他的真挚和深情,等现在清醒过来也晚了。
那句三天后回来如果田柾国不理他就分手也说的重了,别说他不愿意,也舍不得,从没有人像田柾国这样对他好,叫他一下子松手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不激田柾国一下,金泰亨还真不能确定能否三天后和田柾国好好说清。

这个测试真的很有趣!另外!
我会勤快一点的……
周二之前我再更新一章
我立flag
我知道枯木真的久等了但是五月真的很糟心……
但是6月我会努力的!
尽量周更以上!
另外快期末考试了!但是我不会落下枯木的!
我会快点完结的!
这是我拖的最长的一篇文了,1月到现在5个月了,虽然也是我写的最长的一篇!但是我还是会努力的!
佛系写手……

枯木逢春34


枯木逢春34

文/秋先生的花

金泰亨回来的时候,客厅的灯亮着,田柾国却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也没盖个毯子就蜷缩着身体。

金泰亨愣了愣,长长的叹了口气,尽管给田柾国发了消息,自己还是回来的太晚了吗?他抬起眼睛,扫了一眼时钟,十一点了,确实挺晚了。

金泰亨把外套脱了,走近沙发,把衣服盖在田柾国身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疲惫,他同田柾国最近交流的太少,每每回来都碰不到一个机会两人说说话,但他也没什么好埋怨田柾国的,田柾国为了稿子辛苦,他也为了自己的事业奔波着,两人都想要好一点的生活吧。

也许是有了田柾国以后,金泰亨才想要过得更好,因为这个人带给他未来无限可能性,而他也想证明自己的优秀。

金泰亨垂下眼眸,伸出手摸了摸田柾国的脸,黑眼圈很深,看上去是长久休息不好的状态,其实他明白的,田柾国的焦虑和担忧,但是他不知该如何去安抚自己的爱人。

手指划过下巴时,没有胡茬,金泰亨浅浅笑了,田柾国别的不注意,但这一点倒是很在乎,总是收拾的很好,也许是自己之前某一次接吻时提过一句有胡茬却不舒服,田柾国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细节里的温柔叫他心软。

金泰亨没打算吵醒田柾国,但是他也抱不起田柾国回卧室,只能坐在沙发上,依靠在一旁,听着田柾国的轻柔呼吸想事情。

田柾国应该会答应的吧,一起去H市,可是最近因为稿子而焦头烂额,会愿意拿出这个时间吗?金泰亨没有看过田柾国写的故事,一直以来处于主动方,都是田柾国竭力了解他的生活,亲近他的朋友,也许田柾国会累吗?

金泰亨一怔,皱了皱眉头,才感觉自己似乎一直太理所当然了,这次也是提前先做好了决定,说是商量,实际是通知。

金泰亨想到这个,他又有些烦躁起来,余光注意到田柾国的电脑并没有关机,金泰亨抿了抿唇,敲了一下键盘,设置了账号锁,他尝试着输入田柾国的生日,密码错误,换成自己的生日,还是密码错误。金泰亨再思考了一下,把数字密码换成自己的名字拼音小写,竟然真的打开了。

看来田柾国睡觉前还在看稿子,页面停留在word,金泰亨动了动鼠标,看到这个故事的名字叫感情洁癖,看上去很长,金泰亨没有那么多耐心去看,就随便翻了翻。

翻了会后,他觉得自己此时应该没有心情看,正要关闭,突然看到另一个页面有个叫日志的文档,出于好奇,他还是打开来。

点进去才发现这是田柾国的日记,说日记也不完全,因为他只记录自己故事的灵感和来源。比起那篇故事,金泰亨的确对这个更感兴趣,就直接看起来,日记的最开始的时间,是遇到自己之前几天,金泰亨之所以能知道,是因为日记里才开始记叙点外卖的事情,是那时才注意到2U。

金泰亨一篇篇看下去,看到自己的出现的时候,深深皱起眉头。

「那个叫金泰亨的男人,长的真好看,他跟我刻画的故事人物太贴切了,如果能跟他谈恋爱,就能写下去我的故事了吧。」

「以这样的想法去接近看看,厨艺也很好的男人,能带给我新鲜的灵感,真是非常难得。」

「为了故事去接近金泰亨,真是想想有点虚心,但是没办法控制自己想更多了解他的生活。」

为了故事才接近自己吗?

金泰亨骤然想起最开始田柾国的无理取闹的“表白”,只见过一次就随意的说要追求自己,原来是因为要写自己的故事吗?

不自觉就握紧了拳头,金泰亨还是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

「金泰亨真的很难追,但是追求的过程中真的很满足,写感情洁癖的时候,就能完全体会那种酸甜了吧,追求的心酸。」

「顾哲然一定喜欢金泰亨,但是很有挑战性,我很想知道金泰亨曾经发生了什么。」

「原来金泰亨以前因为那个女孩那样过吗?我很心疼他,可想到我自己……」

「金泰亨会接受我吗?想要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才能真切感受。」

「我知道了金泰亨的秘密,我的秘密却不能说,有感情洁癖这一点,他无所如何都会觉得神奇吧。」

……

金泰亨看着后面的日志脸色变幻莫测,追求自己是为了达到体会感情,好写自己的故事吗?这算什么,另一种利用?

但金泰亨又不能否认田柾国的追求并不单纯是为了这样,因为有没有用心他感受得到,即使还是带着别的目的,也是真的真心追求的。

只是这喜欢的一开始,并不纯净,让金泰亨有一种一件白衬衫被沾上墨水的感觉,玷污了什么。

田柾国原来也藏着秘密吗?可金泰亨自己却觉得两人已经是坦诚相见了,所以才会甘心像个女人一样屈服在身下,去把自己的感情一点一滴去付出,去融入这段全新的感情。

即使金泰亨能从后面的日记看出来田柾国是真的喜欢自己,但他还是无法控制的生气,脸色越来越沉。

不知是不是因为心灵感应,亦或是睡得不安,田柾国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本来要等金泰亨回来的,但是这一段时间的黑白颠倒乱七八糟的作息,让他等着等着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他伸出手揉了揉眼睛才发现金泰亨已经回来了,就坐在自己身旁。

因为刚睡醒,嗓音也变得沙哑。

“泰亨哥回来了。”

金泰亨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转头,没什么表情的盯着田柾国,这眼神就像一把刀,刺了田柾国一下,田柾国才彻底清醒过来。

不知为何,他心底有些不安慢慢扩散着,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心闷。

“怎么了泰亨哥,你要跟我说什么事?”

“你接近我的理由就是为了你的小说吗?”

金泰亨虽然面容努力平静,但是声音里还是透露着一股愤怒,而正是金泰亨的话把田柾国内心里的不安放大开来。

田柾国有些哑然,他转头看向自己的电脑,页面正是自己之前记录心情等的日志,心情突然就复杂起来。

“可我现在,是真心爱着泰亨哥的。”

田柾国无法对一开始的想法做出辩解,因为那都是真的,他的确最初心怀不轨,想要从金泰亨身上得到自己要的刺激感打破一潭死水一样的生活。

金泰亨看着他,胸口的郁闷无限的放大,他就是想要平静,此时也平静不下来,他也想过田柾国会不会否认,可这样平静的承认叫他觉得,田柾国根本无所谓。

“所以呢?这算又一场玩弄我吗?”

和之前那个女孩有什么区别?区别大概是对方最后抛弃了他,而田柾国没有,但是谁知道田柾国会不会在之后抛弃呢?

金泰亨紧紧盯着田柾国墨色的瞳孔,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之前还同田柾国说自己心酸的过去,田柾国不是说心疼自己吗,结果自己不是做着一样的事吗?

“泰亨哥你明知道我不是……我一开始只是……我没想过玩弄你,我是不是真心的,泰亨哥不是知道吗?”

田柾国有些头疼,这件事突然被金泰亨知道,叫他大脑短路起来,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他伸出手想要去抱住金泰亨,金泰亨却后退开,避开了田柾国的手。

“我不知道。”

金泰亨起身,实在什么都不想跟田柾国说了,他知道田柾国也没什么好解释的,说来说去不过是想要阐述自己现在是认真的。

田柾国见金泰亨要走,急忙从沙发上起来,拉扯住金泰亨的手臂,口齿不清的继续说:

“我之前是昏了头,我现在……我现在是真的啊,泰亨哥不是知道的吗,你明明知道的,你看玫瑰,那个玫瑰……”

想到纸玫瑰,金泰亨的确心里软了一下,这份感动无论如何他是不可能忘记的,但是他此时不知该如何面对田柾国。

“我明天要去H市,等我回来再说吧。”

金泰亨有些厌烦起来,原本还打算带田柾国一起去H市放松一下,现在看来也许是两人冷静冷静的好时期。

“和那个江稳吗?”

听到金泰亨的话,田柾国的情绪也突然上来了,近些天金泰亨总是跟那个男人待在一起,他每晚在家里等金泰亨回来的时候,那份不安是别人感受不到的,尽管田柾国并没有了解或者认识江稳这个男人,还是无法遏止的厌恶。

“是啊,所以呢?”

金泰亨冷冷的应着,本来还想开口说让田柾国松手,田柾国自己就松开了,脸色也不好看起来。

“为什么总要和他一起?”

田柾国明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或者为这个生气的时候,但是他还是克制不了自己的烦躁,他一直最怕的就是这个,无法感觉到安心,他没有那种金泰亨这个人是完全属于田柾国的感觉,他有一种金泰亨随时都会离开的恐惧。

听到田柾国此时还在计较这些莫名其妙的,金泰亨简直要气笑了。

“我和他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千万别说别人带有目的什么的,你自己也不干净。你不是还藏着秘密吗?我像个女人一样给你煮饭做菜给你睡,到头来发现不过是提供你灵感的工具。”

金泰亨觉得田柾国不可理喻,也一句话不想再多说,转身就要走去卧室收拾去H市的东西。

田柾国听到金泰亨说自己藏着秘密时,心理建设算是彻底崩塌了,眼眶红的彻底,着急摸着金泰亨肩膀就撞到墙上,把金泰亨控制在自己的臂膀里,如果是平时这也许是有情有爱的一场壁咚,此时却只有气氛紧张,两人都像火药桶,一点就要炸。

“你觉得我的感情是假的?我是有秘密,我有该死的感情洁癖,别人都觉得我有病,我有心理疾病,我活该没朋友,我不敢告诉你,我这么小心翼翼藏着,我就是怕你会不喜欢我了,嫌弃我了。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这么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吗?我的感情是假的,那泰亨哥你又真的对我,有爱吗?过年的时候你不就是怕家人知道我的存在,我就该像过街老鼠吗,明明我是你男朋友啊,我想给你打电话都要担心你不开心不乐意,说话都要思考会……”

田柾国一直都很敏感,他其实早就知道金泰亨那时是如何想的,只是他不说出来,也希望他们真的有未来。

田柾国低下头去,心里好似被什么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他不敢再看金泰亨,怕自己掉眼泪。

“也许我过去是心里不纯,可你怎么能怀疑我

的感情呢,我那么喜欢你。你身边接触的人很多,我总是担心你哪天不属于我了,无法安心下来,我给你发消息你会嫌烦,打电话又怕打扰你谈生意,我何尝不把自己变得像个女人一样,多愁善感又胡思乱想,你从不肯告诉我我们有没有未来,我知道,你也一直对我们的感情持以怀疑态度。”

金泰亨目光沉沉的盯着田柾国,只觉得自己现在说气笑已经形容不了自己的感觉了,持以怀疑态度?金泰亨是什么人,对不确定的事情就不会让他有个开始。田柾国怀疑自己,怀疑自己身边任何人,是对别人不放心还是对金泰亨不放心呢?

他挣脱不了田柾国,索性闭着眼睛不说话,就这样靠在墙上,一动不动。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面无表情的脸,只觉得心里难受的好似吞了无数玻璃渣,割的自己心里鲜血淋漓。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泰亨才睁开眼睛,没和田柾国对视。

“先冷静几天吧,明天我是一定要去H市的,你怎么怀疑我是你的事。”

金泰亨推开田柾国,走进卧室,也没开灯,就这样走进那黑暗里。

田柾国苦涩的看着黑暗中那背影,只觉得自己无奈至极,他走回沙发,看了电脑好一会,才回神似得把自己电脑猛的摔到一边,看着电脑摔碎,心里头的阴郁也不能有半分缓解。

也许金泰亨回来以后,会跟他说分手吧,他突然觉得,其实自己还是什么都没变,跟以前一样,恨不得把自己在乎的人独占,见不到对方一丁点儿不安因素。

他跟以前一样,一样的懦弱,一样的令人厌恶。

金泰亨躺在床上却睡不着,脑袋一团乱,他其实没关卧室门,也清楚听到什么摔在墙上的声音,大概是田柾国发脾气摔了什么东西吧。

但是金泰亨根本不想去管,只想盖着被子睡一觉,但无论如何田柾国的话还是开始回放在自己脑海里,其实自己的态度算逃避吗?

算吧,自己说的话无疑也是冲动无比,他明明知道田柾国是真的爱自己,还是忍不住呛声用质疑感情的话伤害田柾国,于是田柾国也质疑起他来,两败俱伤,一点意义都没有。

从前他们不吵架,现在一吵架,还真是旁人根本劝不了的。

金泰亨听到有开门的声音,田柾国出去了,现在半夜,田柾国回自己家那边去了?金泰亨不知道,只觉得自己特别的累,只想有什么人来敲晕他,这样他就什么都不用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