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野Bianye

我共你

<枯木逢春>3 文/秋先生的花


从田柾国这次见过金泰亨后,才真正意义上开始了对2U的一种“轰炸”,几乎每天三餐都叫2U的外卖,亲自来店里的时间大大减少了很多。

至于原因么,田柾国要为此觉得开心,他但凡与金泰亨多一点接触,脑海里的灵感源源不绝的涌现,而他也决意将这个故事用尽心力去写——他把自己带入成了一个角色,而自然的,金泰亨就成了另一个角色的最佳拍档,田柾国从金泰亨身上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激发着他的思绪去描述一个人物。他准备写的故事叫做《感情洁癖》,其实长长久久以来他都希望能把自己的感受表达给他人,让其他人知道自己这样活着是什么感觉,又或者是否这世上还存在着他这样的人,他曾经想过很多,但迟迟动不了笔,因为没有另一个人物成为他的角色,田柾国不可能一人表演完整出故事。万幸的是金泰亨的出现无比贴合他曾经设想过应该有的角色,很多方面田柾国可以直接从金泰亨身上套用,他希望更多的接触金泰亨。

金泰亨最初是不信田柾国那一句我要追你这句话的,但随之每次田柾国点外卖都备注让店长配送,再加上点的食物每每让他哭笑不得,点的食物一般都有什么“店长最喜欢的草莓甜点”“能让店长今天微笑的食物”“可以给店长注意我机会的食物”“能让打动店长过来配送我的外卖的食物”……金泰亨不得不开始重视被田柾国缠上这件事了。

但金泰亨除了最初见田柾国那次是自己送的外卖,其他时间都是专门送外卖的员工去配送,而金泰亨得到的结果几乎一模一样,对方脾气暴躁埋怨为什么不是店长送,等这些员工被田柾国折磨了一圈下来,竟无人再愿意去送了,对于这个结果,金泰亨觉得田柾国是自作自受,可是自己的怜悯心作祟,想着田柾国这位作家先生可能正在家里等着迟迟未到的外卖,为此写故事都格外困难,金泰亨就有些不忍。

尤其看着今天田柾国心情好像不怎么样,点的食物名字都正常了许多,仅仅是店长做的午餐就够,完全不符合田柾国往常那花样百出的情况,金泰亨不免有些奇怪,但也没多什么反应,也没了作弄田柾国的想法,好好的做了一个面打包好准备自己送过去。

金泰亨招呼七七多照看一下2U,自己就提着外卖出了门,等到田柾国住处的时候,金泰亨敲门时还迟疑了会儿,田柾国铁定不知道是他自己亲自过来送外卖,即使每次都备注着一样的字眼,但基本会被自己忽视,也不知道这次他亲自过来后,田柾国会是什么反应,之后会不会更加固执己见。

不过想归想,金泰亨还是敲了门,而后退后了几步,怕像上次一样接收来自田柾国的“亲切”。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田柾国这次开门很快,也比较轻,没有像之前一样刻意制造出很大的响声,打开门的时候金泰亨看到田柾国的样子一愣。

田柾国似乎是生病了,整个人看起来病恹恹的,脸上更是泛着诡异的红色,头发不像之前一样乱糟糟,而是柔顺贴着额头,看起来整个人可怜兮兮的,金泰亨想到田柾国是一人独居,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心。

“啊……店长先生大驾光临,谢谢店长先生愿意亲自过来啊……”

因为生病的原因,田柾国声音哑哑的,他看着金泰亨浅浅的一笑,和平时比起来格外的温柔,这感觉就像习惯炸毛的猫突然软软贴在你脚边轻吟,大概是想象力够强,金泰亨瞬间心就软了。

“介意我进去坐坐吗?你看起来不太好。”

金泰亨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随之安慰自己这是等于照顾流浪猫一样,心软看不下田柾国一人生病时孤零零的样子。

田柾国眼睛瞬间就亮了,嘴咧的更开,轻哼哼的让开好方便金泰亨进去。

田柾国虽然因为职业经常弄得自己心烦意乱陷入某个故事情节,但生活上一丝不苟倒是整理的很好,金泰亨走进房间才感觉意外,四处都很整洁,房间里光线也很好,装修简简单单以白色为主,阳台上晾晒着清一色的白色体恤,他本以为田柾国应该是比较不修边幅的,原来和他的以为大相庭径,差别甚远。

田柾国从金泰亨手里接过外卖摆在桌上,又去厨房里拿了双碗筷,才坐下来准备吃东西,为着近期天气变化快感冒了的原因,这几天他吃的东西都很少,金泰亨的到来总算让他提起点胃口。

金泰亨就坐在田柾国对面,顺便帮着把自己做的面条拿出来,金泰亨之前也不知道田柾国生病了,田柾国更不会主动去备注金泰亨特意为自己煮生病时的食物,所以金泰亨做的这个面条显然不太适合,倒不是哪里不好,只是金泰亨担心对生病中的人还是显得油腻。

田柾国不会想那么多,正要吃,就见金泰亨把面条又端开了,田柾国挑挑眉,似笑非笑望着金泰亨。

金泰亨只得叹口气,为自己的心软认命道:

“你这里有没有什么简单的食材,中午我做的这个面口味偏重你不太适合。”

田柾国简单“啊”了一声,遗憾的说:

“我还以为你要喂我呢。”

金泰亨一怔,难怪刚才田柾国眼神里有些许调戏的味道,他有些恼怒这人病了还要不安分,却又无可奈何的起身准备自己出门去买点什么食材,他知道附近就有超市。

田柾国见金泰亨脸色变换的不好,立即悻悻然闭了嘴,可看着金泰亨要走的样子他又急了:

“你要去哪?就当我刚刚说错话了,再待一会儿不行吗?我平时也不是这么轻浮乱开玩笑的人,就是见着你心情一下子就好到不知轻重。”

这口气好似安慰自己的恋人,半妥协半宠溺的意味,叫金泰亨觉得别扭又奇怪,他仍然是不信也不想理田柾国的恶趣味,只当追求他什么的话纯属一时兴起,但又没有厌恶的程度,可能是田柾国的那张脸叫人实在厌恶不起来。

“我去附近买点食材,给你煮吃的。”

“我家就有,冰箱里有鸡蛋和一些蔬菜。”

见金泰亨并未生气的样子,田柾国才松了口气,咧嘴又笑了起来,睁着大眼睛盯着金泰亨,像小学生那样端端正正坐着。

金泰亨颇感无奈,只得去冰箱里准备拿些食材煮了清淡一点的家常菜,又怕田柾国胃口不好煮了粥。

金泰亨在洗菜准备的时候,田柾国倒没有安分等着,而是凑在金泰亨身边,笑眯眯有意无意趁着帮忙的功夫摸摸金泰亨的手指之类的,金泰亨本来不想让田柾国添乱,但看田柾国做这些小动作得逞时掩藏不住的笑,也没多说什么,随着田柾国去了。

谁知道田柾国胆子越来越大,金泰亨的不搭理好像让他有种想触摸底线的感觉,在金泰亨去查看粥煮的怎么样时从背后轻轻抱了一下金泰亨,但随即金泰亨用手肘把田柾国推开了,力度不小,田柾国又尚且在病中,这一下让田柾国脸色白上几分。

被金泰亨这样的反抗后田柾国就没再去多做什么了,他有些怕金泰亨真的立刻走人,因为金泰亨是背着他做菜的,他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也无法猜测刚才自己的行为是否让金泰亨生气,但起码肯定没有让对方接受,不然就不会有这么一锤了。

其实田柾国也不知道自己这些试探有什么意义,或许是太久太久没有这样想接触过谁,尤其感情洁癖这种精神怪癖好似悬在自己头顶的冷水,随时可以叫他心冷。男人都是有野心的,也是不会屈服的,田柾国不会屈服于他的精神怪癖,也不会被金泰亨的一次反抗就打消主意。

田柾国对金泰亨的确非常有好感。不单单那张精致的脸让他见色起意了,也为着金泰亨身上那种气质觉得着迷,金泰亨不属于高冷的人,看起来也没有完全把阳光写在脸上,反而不好接触更多,但接触过后就会发现金泰亨这人温温和和的,给人很大的亲切感,笑起来有种叫人春风满面的意味,让田柾国忍不住想探究更多。

金泰亨煮好饭菜之后端在桌上,看着田柾国垂着头一副我知道错了的样子又气又笑,他虽然平时还算好相处,但也不习惯与人过分亲近,当田柾国过来从背后拥抱他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抗拒然而直接用手肘回击了田柾国,哪里会想那么多?虽然马上想到田柾国是个病号,干脆让田柾国吃点教训。

“赶紧吃点东西吧,等外卖等了这么久我又煮了这么久。”

金泰亨贴心替田柾国盛好粥,放在田柾国面前。

“金泰亨,你真是个好人。”

田柾国低下头,看着这热粥心里有点苦涩,也感叹良多。

父母离异后,朋友也少,他都不记得有谁会关心他有没有生病,吃的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慢慢也习惯了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反正又没生病到动不了的程度。反倒是被这个被自己莫名缠上的金泰亨,会在送外卖时愿意花费自己的时间,这份关怀的确久违,田柾国觉得自己心里好像被填满了温柔,想着金泰亨这样好的男人,难免谁都想动心。

金泰亨叹了口气,抬眼看了眼时钟才发现自己出门许久了,都不知店内有无需要他的地方,虽然厨师不止他一人,店里也有人代为管理,但总觉得他和田柾国并不算熟,过分关怀显得有些诡异了。

“我先走了。”

金泰亨并不打算征得田柾国同意,而是直接起身往门口走去,田柾国也没有阻拦,而是盯着金泰亨的背影直到那扇们关闭,室内再次变得过分安静,田柾国才低下头慢吞吞的喝起粥来。

之后的几天田柾国没再点外卖,金泰亨没有过多的留意和关心这件事,即使有点想问问对方的病有没有好了,又发现自己一没有联系方式二没有任何立场,就作罢。

而田柾国不点外卖的原因也确实是因为生病,不知怎么的折腾了几天病不见好,一个感冒还愈发严重,半夜里都咳嗽到醒来,白天只能昏昏沉沉自己煮点粥睡着,偶尔脑子里就会想很多乱七八糟的,怎么样都糊糊涂涂,每天去了医院打了点滴回来就是睡觉。

金泰亨也是发现田柾国连续四天都没有点外卖才开始有些意外,因着店里人也不多,考虑了一下在心里默默念叨顾客是上帝的原则,还是煮了些吃的去田柾国家。

比起上次很快的开门,这次又显得有些怠慢了,金泰亨按门铃到快觉得田柾国应该不在家准备走了,田柾国才打开门,比起上一次更加明显的虚弱了,他原本比金泰亨高出个一截,整个人平时看起来高大许多,今天打开门时手摸着门脚步虚浮的样子看的金泰亨眉头一皱。

田柾国看见金泰亨觉得意外,也很开心,半迷糊的咧着嘴笑,金泰亨走进房间关上门后就发现田柾国的身躯虚晃了一下,还来不及反应,田柾国就嘭的一下连带把金泰亨也砸倒了,好在田柾国家地面上有毛毯,金泰亨被田柾国砸倒下去的时候田柾国不知是不是自觉的把温热的手掌垫在金泰亨后脑勺处,怕金泰亨受伤,可田柾国本身比金泰亨重,压在身上还是感觉砸的七荤八素的,想说什么,却发现田柾国眼神几乎迷茫了,额头烫的吓人。

金泰亨只能叹口气,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若不是他决意来看看田柾国,恐怕田柾国自己倒在家里都无人知晓,心里又软的一塌糊涂,金泰亨想着,他就是同情心作祟,平时对猫猫狗狗都特别有耐心,别说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只是他金泰亨觉得尴尬之处是,田柾国几乎没了意识却压着金泰亨整个身躯,一只手在金泰亨后脑勺处,另一只手则扶在金泰亨腰上,田柾国力气大金泰亨不好挣脱,金泰亨本身偏瘦,不像田柾国身上有肌肉,他想着自己起身都是麻烦,别提待会如何把田柾国送去医院了,看来除了打120别无他法。最后金泰亨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钻出这个田柾国的怀抱里,而后急忙的打了医院电话。

真是冤家,金泰亨心想。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