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野Bianye

我共你

<枯木逢春>7 文/秋先生的花

  因为工作完成的很快,接下来金泰亨和田柾国在古镇待了两天,把那些景点逛了遍,把该买的东西买了,金泰亨才决定回程。
  其实田柾国是舍不得的,不说这两天金泰亨对他戒心大大下降,而且因为只有两人相处的原因,更加显得亲密,但他不好开口多留,只能同意。
  只是最后一晚上田柾国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明天上午就要回城市了,金泰亨会成为那个独立自主的完美店长,制作完美的食物,在喧嚣中有自己的一份宁静。而且不会再有需要他田柾国的时候,田柾国始终摸不清金泰亨有没有在某些意义上把他当朋友,至少有个朋友身份也好。
  但他又不敢问,秉承大男子主义更问不出口这样矫情的话。
  
  
  金泰亨似乎在床上已经睡着了,田柾国隐约能听见对方平稳的呼吸,他心里有些坏主意,又怕被金泰亨发现后会没有余地。
  可是长夜漫漫,他为了愁一场没有念想的归宿而失眠,他难道要看着白月光在黑暗里到白天吗?
  田柾国肯定自己做不到,揣摩了一下还是决定去金泰亨床上。金泰亨的姿势是侧着睡的,正好留出了半边位置,田柾国犹豫了一下轻轻从自己床上跨到金泰亨床上,尽力不发出声响。
  刚到金泰亨床上他也不敢动,确定金泰亨并没有任何反应后他才慢慢躺下,伸出手把金泰亨轻轻揽进自己怀里。
  搂着金泰亨腰时田柾国在心里感叹手感真好,肉很柔软,也许是金泰亨并没有健身的习惯,腹部还有婴儿肚,可爱的不得了。
  田柾国把腿架在金泰亨腿上,把金泰亨整个人包裹进自己怀抱里,唇边轻轻擦过金泰亨耳朵时,田柾国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这一时刻他觉得自己有些像个变态,心里不受控制的想要更多的接触,在对方沉睡而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着这样的事情明显不正人君子,可是田柾国忍不住。
  金泰亨身上有那种让人舒服的味道,只想沉溺进他的海里,万劫不复。
  
  
  金泰亨这时不知感觉哪里不适想要翻个身,但田柾国没有及时反应过来,他正满脑子胡思乱想。
  金泰亨在迷迷糊糊中终于感觉不对而迅速逼迫自己清醒过来,感觉浑身被什么箍住一样动弹不了,他让自己冷静缓了几口气,努力让意识清醒后才睁开眼睛,然后扭头看见的就是田柾国那张英俊的脸。
  “有意思吗田柾国?”
  金泰亨的声音很冷,好似一把刀子剔进了田柾国骨头里。
  田柾国睁着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金泰亨接下来的话已经砸过来了。
  “我不想闹的太难看了。”
  
  
  这下子田柾国反应过来了,立刻就松开了揽住金泰亨身体的双手,而后乖乖的退开回自己床上。
  “我……”
  田柾国想为自己说些什么,他觉得自己心里一阵阵的针扎似的疼起来了。
  “别说了,我不想听。”
  但金泰亨没有给他机会,淡淡看了他一眼后就躺下继续睡觉了。
  田柾国坐在床上,只觉得手上的温暖暂存了几分钟,就冻成了冰渣,直直的戳心,他低下头用手抱住自己的身体,觉得天气开始冷起来了。
  他有些后悔为了一时冲动,把这几天的一点进步击的一点不剩,金泰亨对他说话时的语气比刚认识时冷淡多了,他觉得有点残酷,又没觉得金泰亨哪里做错了,说来说去还是自己自作自受,没处发泄。
  因为这原因,他自己也期盼起早点回城市了,目前太难受了,田柾国没办法心平气和期盼多留下,留下又能如何呢,金泰亨觉得自己冒犯了他,还说不要闹得太难看。
  是啊,自己把事情闹得更加难堪了。
  
  
  田柾国后来睡下了,第二天精神状态不好不差,也不敢多和金泰亨说话,他看的出来金泰亨比之前更沉默了,他觉着自己要被当成空气了。
  连坐上长途车后,金泰亨觉得不舒适也只是靠着车窗,田柾国想揽一揽他,被不留痕迹的退开,田柾国就不敢再动作了,只能心疼的看着金泰亨靠在车窗上的额头随着车子的动荡撞出红印子。
  其实金泰亨并没有那么生田柾国的气,他只是太不习惯这样的亲近,也正因为自己并没有太排斥而郁闷,虽然看出田柾国情绪愈发低落,金泰亨只是烦躁,什么都不想说。
  有什么意义呢,不单说同性之间的感情对他来说是一件冲击,他正常的活了那么多年,突然有个男人说要追求他喜欢他,对他各种讨好,他还有点触动,真是值得生气的事情。
  回了城市后田柾国连续几天去2U都不敢直接去后厨找金泰亨,怕金泰亨还在生气,也怕金泰亨那种眼神,自己真的像什么猛禽一样,能躲就躲。
  他只能点着美食在店的角落坐一整天,码字的间隙悄悄关注金泰亨有没有出来,七七都好奇田柾国这是什么情况,她还问田柾国需要不需要叫金泰亨,田柾国眼神就恐慌的摇头拒绝。
  七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好掺和,就把之前那些事当做忘了,把田柾国当一个普通客人对待,也不告诉金泰亨,任由对方傻傻的等见一面。
  其实七七看得出这些小年轻怪异的关系,店长倒是没什么,一切挺正常的,只是这田柾国眼里似乎除了金泰亨别的都没有了,说没鬼才有鬼。
  不知道金泰亨是不是知道田柾国来了店里,默契的几天都没有出现在田柾国视线里,田柾国就只能在失落中回家。
  可回到家望着黑暗冷清的房间,他又眼睛发酸,觉得心又不甘又疼,他甚至不知道金泰亨有没有拉黑他的电话,他不敢试,怕打过去得到自己被拉黑的消息,那才显得狼狈。
  
  
  后面几天田柾国只能在家随便吃着点什么,又恢复了之前暴躁乱七八糟不修边幅的样子,正好故事也写的不顺,似乎生活处处与他作对,他想要的什么都得到不了,为了感情洁癖把自己折腾的像个怪人,并不是天生爱男人却爱上了一个不会爱男人的人,这不是作孽是什么。
  只是田柾国没想到阿白会送外卖来,他这些天不敢订2U的外卖,怕金泰亨看见心情不好,他已迁就旁人到尽全力降低自己的存在。
  给阿白开门的时候田柾国难得的友好,以至于阿白以为送错了住户。
  “我好像没点外卖。”
  田柾国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去接阿白手里的外卖。
  “我知道啊,店长让我送过来的,你要不要啊?不要我拿回去咯。”
  阿白咧嘴一笑,见田柾国不发脾气他也胆子大了,还逗弄田柾国。田柾国懒得理他,直接接过外卖把人哐的关在外面。
  然后自己捂着胸口心跳如雷,田柾国努力让自己平静,把外卖拿在乱糟糟的桌子上,他才发现房间几乎一团糟,这几天脾气不好,他都忘了整理。
  田柾国把桌上的杂物推开,然后把外卖盒放在桌子上,轻轻拆开,看到里面的食物,他不自觉就弯起了嘴角。
  是一碟炒年糕,田柾国拿出叉子插起一块年糕,橙红色的酱汁包裹在年糕身上,成为一层外衣,表面有微微的焦,但更添了一份香味。年糕上被撒了黑色的芝麻,看起来精致的不得了。
  田柾国把年糕送进自己嘴里,那一瞬间他好像又回到了古镇里,耳边能听见风吹稻草的声音,还有清泉水从心上缓缓流过的幸福感。
  火候控制的很好,年糕微微有焦香却并没有任何过度的滋味,原本就弹性很好的年糕经过炒制后多了一份胶质感,但不失绵软,咬下的瞬间是有韧性的,嚼的时候却软极了,牙齿会很舒服。而且这酱汁搭配的极好,甜辣度刚刚好,正好刺激出年糕本身有的一份浅清甜。
  难怪金泰亨会说食物本质才是最重要的,虽然酱汁的确很好,但如果没有年糕本身的好口感,的确不会让田柾国喜欢到一瞬间就吃完了所有。他原来并不贪恋食物的美感,直到现在才突然爱上了这种感觉,胃被宠幸的感觉。
  田柾国忽然就笑了,这些天来自己的纠结犹豫好像豁然开朗,食物给了他新的勇气,而且金泰亨愿意送年糕来无论理由怎么样,他现在就想听金泰亨的声音。
  
  
  可等电话拨出,田柾国又有些担心会不会自己自作多情了,也许是为了报答那些日子自己的贴心照料?他猜不准金泰亨还有没有在生气。
  好在金泰亨接了电话。
  “喂?”
  金泰亨低沉的声音久违的传进田柾国耳朵,田柾国想笑,又怕金泰亨生气,就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说话:
  “年糕……特别好吃。”
  “嗯,那挺好的。”
  金泰亨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情绪。
  田柾国因为金泰亨多说的几个字开心的活蹦乱跳还撞到桌角,疼的眼角渗出一点泪水,却还是在声音里努力控制平静。
  “……那个,你还在生气吗?”
  田柾国听见电话安静了几秒,他有些担心金泰亨会不会挂了电话,但没想到对面传来几声轻笑。
  “嗯?”
  “没什么,谢谢你泰亨,我真的非常非常开心,年糕也真的非常非常好吃。”
  因为金泰亨的笑声,田柾国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他没再执着那件事,只想要向真主道谢一切并没有很糟糕。
  “没什么,以后很多食物也许需要你先品尝了,不知道你介意不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不介意!”
  田柾国连说三次不介意又把金泰亨逗笑了,田柾国听见金泰亨在电话里柔柔的笑声,只觉得整个心都跟着变软了,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如果金泰亨向他索取,他可以把一切都献给他的神,金泰亨是他的神,他为之动容的爱慕。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万一我做的很难吃,你不是要受苦么?”
  金泰亨语气没有开始那么僵硬了,现在听来温柔了很多,还带着一些调笑,让田柾国很是心动。
  “你之前说过,食物也是有生命和感情的,用心去对待就会有好的回报,你总是那么认真去做,我相信结果不会让我失望啊,而且有这样的荣幸成为VIP先行品尝食物,我真的求之不得。”
  田柾国想起之前金泰亨说那些话时的样子,认真的脸很性感,他非常想现在就见金泰亨,但是怕再吓到金泰亨,就只能听着金泰亨的呼吸声都觉得甜蜜。
  他就是这么容易满足,对方施舍一点可能都足够让他支撑很久很久,何况这个人是金泰亨,如此完美又让人动心的金泰亨,他不能不爱的。
  “嗯,你说的是,记得很清楚。”
  “其实我这几天……很想你。”
  田柾国安静了几秒后没忍住低低的说了一句,他是真的很想金泰亨,想的神魂颠倒的,睁眼闭眼都是那张精致的脸。
  “……”
  对面安静了,田柾国心又慌了起来,他立刻想抽自己几个耳光,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金泰亨不喜欢这些还总总说。
  他难道忘了金泰亨说不想闹得太难看了吗?没忘啊,看来是教训还不够深,竟不到几天又犯错。
  田柾国几乎快以为金泰亨已经挂了,对面沉默太久,他都等得心里难过了。
  “我先忙了,晚上早点睡觉。”
  金泰亨声音还是很轻,说了一句后就挂了电话,田柾国不知道金泰亨是真忙还是为了逃避才这样说,但后面那一句关心的话又很受用,他不难受了,赶紧收拾好房间抱着个枕头就躺床上睡觉,他会非常听话。
  这一觉睡得特别安心,连田柾国自己都没想到金泰亨的一句话会让几天没睡好的他一觉睡到自然醒。
  
  
  金泰亨挂了电话后,对着手机长久的叹着气,为了接电话还特意躲到仓库里很刻意,却又有些头疼,尤其在田柾国说我想你的时候。
  他揉了揉额头,觉得自己越来越容易心软了,从七七那里听说田柾国好几天都悄悄在外面等见他一面,他又觉得自己有点狠心,田柾国没有什么错,哪里都很好。
  然后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让阿白送了份年糕过去又接了电话,本想冷漠一点语气却不自主的变柔软,被逗笑。
  金泰亨已经不知道自己控制力何时这么差了,又何时这么富有同情心了。
  但他的确现在心情有点好,应该是年糕得到认同的原因吧,他这样想着。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