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野Bianye

我共你

枯木逢春8 文/秋先生的花

  年糕的推出广受好评,人们都能从食物中体会制作者的用心,在品尝后会满足的在新品菜单展示栏上贴上小星星——这是2U的规矩,喜欢的菜可以贴星星,每周进行清空重新评估,用这样的方法可以去掉人气不高的菜品,而不断添加新的食物。
  只区区一天,在下班后看年糕的区域贴满了星星,金泰亨站在展示栏前露出笑容,这也是他开美食店的一点原因,希望给别人带去幸福,让不开心的人在吃过美食之后不自觉微笑,让开心的人更加期待未来的生活。
  想到这里,金泰亨为自己叹了口气,他做着让别人幸福的事,可自己何时才能找到真正的快乐呢?不知为何,他脑海里闪过田柾国的脸,只一瞬间,金泰亨又笑着摇摇头,为自己觉得荒唐。
  
  
  不知是不是默契,田柾国正好站在店门口,敲了敲玻璃。金泰亨听到声音回头一看,田柾国对他挥了挥手,还提着什么东西。
  金泰亨走过去开了门,田柾国就咧嘴甜甜的叫他:
  “泰亨哥,你还没回家呢。”
  金泰亨瞥了他一眼没说话,领着他走去店后面的小休息间。
  田柾国之前来找金泰亨的时候也待过这里,不觉得陌生,就自主的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在小桌子上,见金泰亨坐在椅子上,他也搬了个小凳子坐在对面,眼巴巴的望着金泰亨。
  “你拿的这什么?”
  因为田柾国提着的东西是便当盒装着的,他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东西。
  “泰亨哥不是喜欢草莓嘛,我想到这个时候你应该刚下班,就想过来送你回家。”
  田柾国舔了舔唇,瞳仁漆黑,望着金泰亨。
  金泰亨忍不住笑了一下,伸出手指敲了一下田柾国的额头,对方的回答莫名其妙,没头没尾,但他还是迅速理解,因为田柾国知道自己喜欢吃草莓所以特意过来送,刚好想到自己下班,就想顺便送自己回家。
  “这么麻烦做什么?我又不是小女孩,不需要人送啊。”
  “那就当我想散步好了。”
  田柾国伸出手把便当盒揭开,里面是摆的整整齐齐的草莓,看出是经过精心挑选出来的,颗颗圆润饱满,汁水颇多的样子。田柾国伸出手拿起一颗草莓,睁着大眼睛,递到金泰亨嘴边,金泰亨见他虔诚的模样,又不甘拒绝,就张嘴咬下那颗草莓。
  田柾国挑选的很好,咬下的瞬间如同一个草莓爆爆弹在舌尖味蕾炸开,浓郁的草莓果汁顺着舌头的灵活动荡流入食道,这颗草莓很甜,而且很新鲜,金泰亨不知道田柾国从哪里买来的这么好的草莓,的确美味极了,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怕有遗漏的粉红果汁。
  只是金泰亨没注意自己的动作看的田柾国眼睛都直了,粉红色的舌头轻轻伸出来柔软又快速的将嘴角扫了一遍,田柾国有些好奇,嘴角会不会因此留下甜蜜的味道。
  
  
  “你从哪里买的草莓?”
  因为草莓的原因金泰亨心情变的好起来了,语气微微上扬,嘴角也有淡淡笑意。
  田柾国又拿起一颗草莓递到金泰亨嘴边,金泰亨顺势就咬下了,有了第一次他也没那么觉得怪异了。
  “之前泰亨哥不是说过嘛,用心的话就能做好,我今天在泰亨哥上班期间找遍了整个城市噢,去了草莓的采摘地,每一颗草莓都是我亲自从草莓田里挑出来的,而且我好好处理过了,希望泰亨哥能从味觉上感受到我很用心。”
  金泰亨愣了一下,他有些意外的看着田柾国,田柾国的表情现在是有些骄傲的,像个想求大人夸奖的孩子,他没想到自己说的话田柾国这么认真记在心上,还为了自己喜好专门跑去摘草莓,现在步入冬季,天气渐渐恶劣起来了,已经很冷了。
  沉默了一下,金泰亨笑了,低声骂了句傻子。
  是啊,田柾国连那么远的古镇都随便陪自己去,只为了照顾自己,摘草莓什么的,对对方来说不值一提吧。
  金泰亨想不通田柾国这样好看的人,按理该被许许多多人捧着宠着追着,怎么就来他这里受虐呢,又不是有奇怪的倾向。
  
  
  “你不吃吗?”
  金泰亨看着自己把草莓已经吃了一大半了,田柾国却一颗不动,只是非常温和的坐在旁边望着他。
  “啊,专门给泰亨哥你的,没关系泰亨哥你不用给我留,如果你喜欢我还可以去摘的。”
  田柾国这话说的很平静,就像说今天天气真不好一样。
  金泰亨却忍不住叹气,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他之前其实已经对田柾国说了他对同性不感兴趣,田柾国又还是执着的坚持。可是金泰亨他自己现在不单说能不能接受田柾国是一回事,另一方面自己始终对感情抱着怀疑。
  这样是不是不好呢,无法明确拒绝和答应,又肆无忌惮享受对方的好,怎么想都很渣男。金泰亨觉得有些扰心,可对着田柾国那张脸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田柾国也发现金泰亨停下吃草莓,反而脸上闪过各种表情,纠结的很明显。
  “泰亨哥……是在想我给你很大压力了吗?”
  田柾国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打断了金泰亨的思路。
  金泰亨没说话,只是闷闷的揉着额头,田柾国发现金泰亨只要不开心或者思考什么就会不自觉揉额头,他心里叹气,他已竭力去做好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立场仍然没有明确表决才导致金泰亨这样的苦恼。
  田柾国之前也同样纠结着,他想到金泰亨的拒绝有些伤心,但想起金泰亨对他的某些纵容又来了动力,到最后也没能放弃。
  “其实泰亨哥……我知道你之前一直对我很怀疑,毕竟谁会相信一见钟情呢,当然我也不信。在之后的接触中我发现泰亨哥真的非常好,我忍不住喜欢你。但是我知道泰亨哥你没法接受我……也没关系,我还是想努力一下,追求泰亨哥,这是我明确的立场。直到泰亨哥你……真的非常厌恶我的话,我就……放弃。”
  田柾国最开始说话的时候是和金泰亨对视的,金泰亨没有避开他的目光,任由他的决心进入自己眼眸里,只是说到后面就不自觉的低下头。他其实很敏感,也很不安。
  金泰亨其实预料到每次和田柾国相处必然不会像朋友,田柾国眼里无意透露的喜欢的确太明显了,包括之前在旅馆的搂抱,都让他相信田柾国的确是喜欢他的。
  但金泰亨思来想去又发现只有和田柾国在一起的时候心情会轻松一点,这男人偶尔孩子气的时候很可爱,但需要硬汉起来的时候毫不含糊的照顾人,男友力到爆棚,是哪里都很好的,如果有不好,也只是金泰亨自己而已。
  所以嘛,金泰亨是不讨厌和田柾国相处的,只是对某些突然的亲近会使他变的像炸毛的猫。
  而且看到田柾国后面说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心就软了,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面对田柾国时那么容易心软,只能说这男人太会把控自己的心绪。
  
  
  金泰亨叹了口气,眉毛却舒展开来了。
  “那我给你两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我会接受你的好,但是如果两个月后我还是没有感觉,我们就……还是当普通朋友吧,不必互相亏欠。”
  如果真能使金泰亨自己脱离过去的网,他也不是不能尝试新感情的,即使是同性。而且他本身开2U就是为了期待自己的新改变,有不定因素来了自己又躲开,显得一切都没有改变的意义了。
  而且田柾国这样好的人,的确难得。
  田柾国慢慢抬头,眼里的失落慢慢退散,覆盖上深深的温柔。
  “是这样的话,我会非常感谢泰亨哥的。”
  金泰亨没再回答,低着头继续吃草莓,田柾国就噙着笑意望着他。
  
  
  田柾国送金泰亨回家的时候外面的风刮的有点大,幸好金泰亨店里有备用的伞,却只有一把,两个人都是男人身躯不小,而且田柾国身高一米八多,显得有些为难。
  田柾国直接把伞扔给金泰亨,自己戴上卫衣的帽子,对金泰亨笑了笑。
  金泰亨没拒绝,反正伞是他的,田柾国也是自己坚持要送他回家。
  但是一路上冷冽的风刮过来的时候,田柾国还是忍不住牙齿打颤的觉得冷,这天气总是变化迅速,前几天还有太阳,现在却寒风肆掠。
  金泰亨那边虽然打着伞也没什么实际作用,顶多挡住脸不被风摧残,打伞的手还是冷的僵硬。
  田柾国和他走的距离很近,也发现金泰亨有些瑟缩,迟疑了一下,回想了刚刚金泰亨说过的会接受他的好,顺手就连人带伞拉到自己这边,臂膀从另一边替金泰亨打伞。
  金泰亨刚想说什么,田柾国就开口:
  “泰亨哥靠近一点,我长得高,长得帅,被风吹吹更有利于健康。”
  金泰亨就笑了,没再说什么,往伞下靠了靠顺着田柾国拐自己的路线就往前走,这时倒真不怕自己被卖了。
  
  
  金泰亨到家之后感觉整个人都被风吹傻了,但其实田柾国已经为他挡了大半的冷风,雨伞基本包裹着自己。
  看着田柾国脸色的红润才想起前一段时间生过病,这样一想万一又感冒了,倒是自己的罪过了。
  田柾国到金泰亨家后没再乱打量,乖乖的坐在客厅沙发上,带着浅笑一副任君宰割但我现在还不想立刻走的样子。
  “你等等,我去给你煮个生姜水。”
  金泰亨伸出手摸了摸田柾国的额头,微微有点烫,还算正常。
  “我又没感冒。”
  “万一因为我感冒了,我得内疚死。你坐着吧,权当谢谢你的草莓了。”
  金泰亨不等田柾国同意,自己往厨房走去,随便在冰箱了摸了点食材就准备动手。
  田柾国立刻转身趴在沙发上,痴迷的望着金泰亨的背影笑。
  要是生病了也是值得的,还换来一碗汤呢。
  “喝完就……”金泰亨把汤端在茶几上,刚想说喝完就赶紧回家去,待会下雨就糟糕了,没想到就听见外面响起了稀里哗啦的声音。
  田柾国也察觉到了,两人往窗户方向瞟了一眼,然后再转头对视了几秒。
  金泰亨能明显的看见田柾国很开心,自己却很苦恼,早知道还不如让田柾国回家,说不定再坚持坚持田柾国就听话了。
  “……”
  金泰亨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田柾国的意图,他有些郁闷,脑海里闪过上一次田柾国搂着他自己发脾气的画面。
  “你先喝汤吧。”
  金泰亨叹了口气,转移开眼神,坐在沙发另一边。
  
  
  田柾国就听话的端起碗利落的喝汤,刚喝完想邀功,金泰亨的手机就响了。
  金泰亨低头看了屏幕一眼,笑容就放大了,拿起在耳边就接了起来。
  “嗯……明天吗?好明天我不去店里了……好……肯定是想你的……没有,嗯,好肯定给你接风洗礼……嗯……那我穿好看一点,让你一眼就看见行吗?”
  金泰亨轻轻笑着说话,语气很轻松自然,和平时淡然的样子差别很大,让田柾国想起在照片墙上看到的那种青春洋溢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田柾国总觉得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从脚底窜上头顶,而且那句我是想你的,让田柾国难得又有些鼻酸。
  不是对他说的,而且金泰亨也不会对他说这样的话,此时他仍然发现,自己拒绝金泰亨遥远对他的生活,朋友一无所知,他还是像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没有落脚之地。
  他不知道给金泰亨打电话的是谁,是什么样的身份,会让金泰亨愿意不开店去迎接,田柾国只知道,自己走进金泰亨心里的路还是非常困难又漫长。
  最怕的是,这条路的尽头是死胡同,最后也不会有结果。
  
  
  而金泰亨没有留意到田柾国的失落,更不会知道正因为这“神秘人”的出现,会带给生活什么改变,激起多少涟漪,揭开多少过往的事情。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