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野Bianye

我共你

<枯木逢春>16

枯木逢春16

文/秋先生的花

醉意朦胧中,田柾国看见有一道熟悉的身影走来搀扶住他,他闻着这身影身上淡淡的清香味,没来由的笑了。

金泰亨皱着眉头看着现在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的田柾国,略带责备的看着一旁抽烟的顾哲然。

事实上就是顾哲然把金泰亨叫过来的,他本想自己送田柾国回去,想想发现根本不知道田柾国住哪。顾哲然本身酒量不错,大部分时候在抽烟,倒是田柾国一瓶一瓶的喝。

面对金泰亨无声的责备,顾哲然心里泛上苦涩,金泰亨从前很少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仿佛一下子把他们关系推远,田柾国才是之于金泰亨最重要的人,即使金泰亨不说,可顾哲然却清楚。

金泰亨搀扶着醉中的田柾国跌跌撞撞走着,顾哲然想去扶一把,金泰亨却长呼一口气挥开了顾哲然的手,低声说他自己可以,就留下顾哲然一人站在原地,自己则带着田柾国晃晃悠悠走了。

金泰亨艰难的把田柾国拉上出租车,本想说田柾国家的地址,抬眼看了看田柾国难受靠着他昏睡的样子,没忍心又换成了自己家的地址。

事实上金泰亨接到这个电话时的确是诧异且不快的,不仅说顾哲然为什么带田柾国去喝酒,还有田柾国那副颓痞的样子难得再见到,这些日子田柾国的改变他看在眼里,金泰亨不想田柾国回到刚认识那会一副不羁又暴躁的样子。

金泰亨看着车窗外霓虹的灯光觉得有些神奇,他竟然难得有些担心这个男人,也有些说不出的心疼意味,他不知道为什么田柾国醉成这个样子,但对方眉眼间处处都带着些许痛苦,叫金泰亨心尖一颤。

田柾国原先靠在金泰亨身上,因为出租车的拐弯头晃了一下倒在了金泰亨大腿上,金泰亨没动,反而调整了一下腿部让田柾国更舒服。

金泰亨伸出手触摸了下田柾国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醉了的原因有些烫手,金泰亨低垂着眉眼,发觉手指轻微蜷缩了一下,他瞳孔轻晃了一下,收回了手,把视线转移到车窗外,看着不断留在身后的景物。

到家门口后,金泰亨付了钱就扶着田柾国要进自己家,因为要开门的原因,他不得不先把田柾国半靠在墙上,自己摸索着钥匙,等打开门,他侧眼发现田柾国已经睁开了眼睛。

金泰亨没说话,伸出手自然的扶着田柾国走进房子里,刚关上门他就被一阵大力抵在了门边上,金泰亨这才意识到田柾国并没有清醒,只是苏醒。

“泰亨哥,是你吗?”

田柾国像个小孩子一样靠在金泰亨额头上,视线灼热而专注,醉意朦胧感更显得清晰。

金泰亨想偏头,田柾国一只手撑在他身旁,另一只手捏住了金泰亨的下巴,金泰亨就不能动弹了。

大概因为田柾国醉了,手劲不小,捏的金泰亨骨头生疼,可他又挣不脱,只能直直的和田柾国对视,那双原本清澈的眼睛的情绪太直白,烫进了金泰亨的心,烧了一个洞,外面吹的凉风阵阵刮的金泰亨疼。

“我知道是你,泰亨哥对我最好了。”

田柾国轻笑了一笑,嘴角弧度很迷人,脸颊上的粉红更加显得他诱人。

“你先把我放开。”

金泰亨面无表情的说话,语气平淡,可他心底却泛起了惊天波浪,田柾国往常对他温柔体贴,鲜少有极具侵略性的一面,他不知道田柾国是隐藏的太好,还是田柾国今晚做了什么让他一下子变得霸道又强占有欲。

田柾国听了他的话,思考了一会,金泰亨以为田柾国要说什么,可田柾国只是睁着湿漉漉的眼睛,委屈极了,下一秒就要掉泪。

“田柾国你……”

金泰亨还想说什么,田柾国却突然的压过来吻住了金泰亨的唇,他的下巴还被田柾国捏着,田柾国柔软的唇紧紧贴着他,滚烫的舌头迅猛在金泰亨惊讶之间钻入他的口腔,像要把金泰亨吞入腹中,高温的舌头在金泰亨口中搅动着,把黏膜都刮了一遍,还要缠绕去金泰亨僵硬的软舌。

金泰亨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吻,毫无反抗性的被田柾国吻到快要窒息,腿软的险些摔倒,田柾国撑着墙的手及时揽住金泰亨的腰身,迫使金泰亨更紧贴在墙壁上。

不知过了多久,田柾国才放开了金泰亨,刚松开金泰亨就大口的呼吸,像真被吻死过一回,整个人都濒临崩溃的边缘,可田柾国并没有退缩,反而更紧的搂住金泰亨,不等金泰亨说话,先一滴滴的掉泪在金泰亨脸上。

“泰亨哥,我这么这么喜欢你,喜欢到真的替你心疼到无法呼吸。”

“你说什么?”

金泰亨愣了愣,今晚的冲击太大,田柾国这霸道的吻还未使他回神,对方又给了一句模棱两可却心里隐约有答案的话语。

“我说,泰亨哥,你就也喜欢喜欢我吧,我绝对不会像她……”

田柾国话还没说完,金泰亨就抬起手扇了他一耳光,田柾国的大脑被这脸颊的火辣刺痛刺激的清醒了几分,抬眼发现金泰亨红了眼眶,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全都是不可置信的愤怒。

金泰亨用力推开田柾国,快速的走回自己卧室,再猛的把门一摔,田柾国还呆呆摸着自己的脸,不知所措。

金泰亨回到卧室以后,再忍不住掉下眼泪来,难怪顾哲然突然和田柾国在一起,是田柾国向他打听了自己的过去么?他那个愚蠢的过去,被玩弄的初恋,无法原谅的时光,就这样轻飘飘的,被田柾国知道了么?

他抱住自己的双腿坐在门边,眼泪一滴滴的砸下,他很少这样再失态,他应该理智一点对待,可他努力改变的东西被挖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难受的要死,不是为了那个本就没喜欢过自己的女孩,而是为了田柾国,他明明可以好好的看着现在的自己,只需要知道自己的平淡就好,为什么要去把丑陋的不堪的都翻出来呢?

大概因为心情差到极点,他起身之后,走到那照片墙,把放了好几年的半截照片狠狠撕下来,撕成很多很多碎片也仍然不甘心,这不是他的过去,他没有……这么愚蠢,他没有这么脆弱。

金泰亨平静了好一阵子后,才想起那个被抛弃在客厅里的人,他轻轻打开门缝,发现田柾国就靠在自己卧室门边,因为醉意的原因,好像已经睡了。

他一时之间心情复杂无比,这个说喜欢他的男人今晚打听了他的过去,还强吻了他,现在却毫无防备的睡在自己门边。有那么一瞬间,金泰亨想把田柾国丢出去,让这男人冻死在外边好了,免得拨弄自己的心头刺。

可不知为何,看着这男人如孩童般蜷缩着身子靠着墙壁的样子,金泰亨想起田柾国平时盯着他温柔的笑意,他无法真的去讨厌田柾国,哪怕金泰亨向来不喜欢别人强迫他,他还是觉得田柾国这男人,确实是好的。只是自己也是生气的,气的是自己罢了。

金泰亨打开门,看着对方沉睡中的脸,长长的叹气,为自己的心软感到无奈。他想把田柾国搬去客房,想起顾哲然还没拿走东西,这样太唐突,最后还是半拖半拽的把田柾国拉到沙发上,从自己卧室里拿了被子给田柾国盖上。

看着时钟已到了快半夜,因为田柾国折腾了许久,想想反正都睡不饱了,索性去打开冰箱找了些食材做醒酒汤。

其实金泰亨不确定明天田柾国会不会记得今晚的事情,他一下子又纠结起来,明天田柾国醒来无论记得不记得,他都很难面对田柾国。

不单单是田柾国知道了他的秘密,还有那来势汹涌的吻。

醒酒汤在锅里冒着泡,那个导致他现在还不能入睡的罪魁祸首却安详的像个孩子。

会怎么样呢,会怎样。

等金泰亨把醒酒汤煮好,钟表已经转到了一点多,他叹了口气,却发现自己意识越来越清醒,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失眠了。

最后还是回了卧室,即使辗转难眠,金泰亨也暂时那么不想和田柾国共处一室,他实在他惶恐了。

他的领域在不知不觉中被田柾国慢慢侵略,甚至是习惯,这样是不好,就像大学时候那个女孩,他们明明不在同一线条上,却仍然被改变,最后呢,抽身而出的是那女孩,深陷其中是自己,那么田柾国呢,你呢又会不会带着目的。

田柾国出现的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确改变了金泰亨良多,他原来如此不习惯旁人的存在,现在却能有新菜时打电话给田柾国,喜欢看田柾国沉浸在美食里的愉悦神情,也喜欢田柾国认真听自己说话时的样子。

田柾国是好的,是不同的,可是呢,可是呢,两个月的时间未到,自己却早就不是当初坚定的自己了。

金泰亨很难忽视偶尔间因为田柾国调戏之话的脸红,也并不讨厌被握住双手时的温暖,就连那强吻的激烈,他都并不为此恶心。

之于金泰亨自己来说,这本来就是不正常的,自从大学毕业后,清心寡欲是一方面,他的心境应该平静许多,哪里会像少年时期,如此轻易被拨动。

金泰亨本是一个平凡的人,按理有一段平凡的人生,有一个温柔知性的女人陪伴,有几个可爱活泼的孩子。可田柾国的出现,远远的超出金泰亨的预料,包括对田柾国异样的悸动,他很难被打动的不是吗?可还是被打动了,那双眼睛太清澈太漂亮了。

他的这些改变,一开始是并不愿意的,是田柾国温顺的侵入他的生活,他接受了改变。

他承认最开始只是想改变过去的感情失败,可现在他真的无法分辨,自己有没有动心了。

田柾国沉迷在睡眠中,他原本被打了一巴掌后,只觉得心底很痛,大脑因为酒精的麻醉却没能及时反应,亲眼看着金泰亨甩了门。

他有些懊悔,却无能为力,只能隔着一扇门坐着,听着里面微不可闻的哭泣声音,却觉得心底有些痛快。

酒精实在太强大了,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他梦见很多东西,梦见金泰亨说他真的早就不喜欢那个女孩了,梦见金泰亨温柔的给他煮醒酒汤,梦见很多,梦到最后,金泰亨发现自己为了写作才闯入他的生活,他如一片死灰的眼神里,田柾国看见了自己卑微的爱情倒影,晃晃悠悠。

为什么会想吻金泰亨呢,金泰亨是他心头的朱砂痣,床前的白月光,他怎么能控制自己呢,尤其在这样的醉意下,他只愿一切都不是梦境,可又但愿一切是梦境,他担心着金泰亨终究会让他远离,像从未出现过,像一抹一吹即散的灰。

就连他的故事,也不要了,只想好好的追求金泰亨,拥有一个爱人,打破感情洁癖。

证明他不是心理病人,只是感情爱人。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