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野Bianye

我共你

<枯木逢春>20 美食文/HE


枯木逢春20

文/秋先生的花

第二天金泰亨和田柾国去乘车时已是上午,田柾国怕起太早身体状况不好容易引发晕车,特意买了上午的车票,有足够的时间让两人吃了早餐。

金泰亨对晕车还心有余悸,但奈何田柾国家乡只有汽车并没有其他交通工具,他不得不跟着田柾国一起坐上车,两人的位置是中间,田柾国解释说中间的位置最是平稳,更不容易晕车。

金泰亨对田柾国的体贴很受用,但上车后还是闻不惯车上的闷味,好在田柾国早就准备好了口罩给金泰亨,又拿出晕车贴,贴近金泰亨的身子,还给金泰亨吓了一跳,但田柾国只是克制笑意,把手上的晕车贴贴在对方的耳侧。

田柾国手指划过耳朵的时候,金泰亨只觉得忍不住打了个颤,耳尖有点微红。田柾国的准备是充足的,他早就买了很多特别的小零食,也可以麻痹舌头和味觉,刺激精神,保持清醒。

这些方法田柾国自己是用过的,他从前为了避免晕车什么方法都试过,最后发现还是身体素质上来了最重要,但是之于金泰亨的话,强迫对方锻炼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自己已经知道的有效方法是最大化减少对方的不适。

田柾国的用心金泰亨感受得到,一开始还担心这么多方法会不会有用,后面倒真的感觉舒服了很多,甚至还有力气看风景和田柾国说话。

和田柾国聊天也是一种好方法,减少金泰亨的注意力,田柾国留意金泰亨其实是对车上的气味特别敏感,当两人聊天的时候,金泰亨就不会那么刻意去闻。

田柾国拆开一盒酸梅,拿出一颗,递到金泰亨嘴边,金泰亨拿着手掀开口罩,也不介意直接咬下那颗梅,瞬间酸的眉毛和眼睛都皱到了一块,但确实清醒了很多。

田柾国看着对方的郁闷神色,想笑,怕金泰亨说他,转过头对着车窗外咳了几声,笑意慢慢盛满眼睛。

金泰亨发觉田柾国的取笑,倒也不生气,只是撇撇嘴,自己伸出手从田柾国手里拿着的盒子再拿出一颗梅子。

“柾国?”

听见金泰亨温柔的声音,田柾国转头,却不想被金泰亨立即塞了一颗梅子在嘴里,一瞬间感觉舌头到大脑神经都被电击过似的,但看着金泰亨一副含笑看好戏的样子,只能强迫着自己露出笑容。

“真甜。”

金泰亨噗的笑了一声,敲了敲田柾国的头,没再说话。

田柾国就顺其自然的偷偷吐了梅,但不知为何,看着金泰亨放松的脸,他突然觉得舌尖好像真的是甜的,甜去心里了。

车程遥远,后面金泰亨就睡了,倒在田柾国肩膀上,田柾国顺其自然的把对方的身子调整了下,变成头躺在自己腿上的姿势,他想这样应该金泰亨会睡得更好。

田柾国柔情似水的看着金泰亨的侧脸,只觉得怎么都看不腻,如果这个人是他的该多好啊,他可真想吻一吻金泰亨。

在金泰亨喂他梅时,他也想迅速堵住金泰亨的唇,让对方体会这酸味,想品尝金泰亨口中清甜的津液。

田柾国叹口气,伸出手轻轻放在金泰亨头侧,防着对方突然移动摔倒的可能性。大腿被枕着是有些麻木的,可田柾国心里却格外舒坦。

金泰亨睡得很好,直接睡到了终点,直到田柾国轻轻摸他的脸,他才醒来,抬眼就以仰视的角度看到正低头含笑的某人。

“泰亨哥,快到了,你没有晕车呢。”

田柾国的声音在这一刻特别的柔,整个人好像被光加了几层软纱,裹的温文儒雅。

“啊,是吗?那挺好的。”

金泰亨揉揉自己的眼睛,并没有急着从田柾国腿上起来,等自己意识清醒了很多了,才爬起来,想起自己睡了许久,又伸出手按在田柾国腿上,想给对方按摩一下。

田柾国被金泰亨突然的动作惊的一愣,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被这个神情迷惘男人按着大腿很容易起反应,而且他确实有那么一点热血。

田柾国赶紧握住金泰亨的手,这回倒是金泰亨一愣,田柾国不自然的轻咳一声。

“咳,泰亨哥快到了,我们检查一下东西吧。”

金泰亨莫名的看着田柾国绯红的脸,还是没说什么,也没抽出手,就静静地坐着。

田柾国则握着对方的手,另一只手迅速摸了摸身上的手机等东西,还好都在。

他转头看金泰亨,对方正不知思考什么,他就自主的倾过身子,在金泰亨身侧摸了摸,而回神的金泰亨被田柾国的动作也弄的不好意思,但没有反抗。

两人下车时田柾国还是没松开金泰亨的手,金泰亨就任由他牵着,他俩除了牵着手的手,各自拿了一个行李箱,找了个出租车把东西搬进后备箱,然后两人坐在后排。

金泰亨微微含笑,看着田柾国仍然浅红的脸觉得很有意思,从田柾国握住自己的手时一直异样的脸色,田柾国自己好像不知道。

金泰亨偏过头轻声笑了,心里想着田柾国的感受全都表达在脸上,让他都不敢抽出手了,怕对方一瞬间失落起来,显得揪心。

田柾国没有带金泰亨直接回自己婆婆家,而是照常找了旅馆,田柾国的意思是不方便麻烦婆婆,金泰亨没意见,就任由对方这样了。

只是订房时,快过年了外面的人大都回来了,除了一个大床房,其他都满了,田柾国脸色尴尬,不知道要不要订。

虽然他现在还拉着金泰亨的手呢,也毫无底气。

倒是金泰亨干脆利落的说了句就要这间,反而显得田柾国别扭起来,田柾国心里涌上一种激动,上一次出去的时候,他俩住的还是双人间,他只是想搂搂对方就惹来生气,反倒是现在,好像关系真的亲近了很多,可以理所当然的和金泰亨躺在一个被窝里,四舍五入就是上床了。

两人跟着服务员去了房间放东西,房间很大,床也很柔软,直到进了房间田柾国才松开手,感觉自己手心湿漉漉的,大概是紧张的出了汗,金泰亨应该感觉到了。

田柾国有些不好意思,去厕所拿了块帕子,脸红的出来递给金泰亨,倒是金泰亨一愣,看了眼自己手心才意味深长的抬头看着田柾国。

“你这么紧张?”

田柾国局促的笑了一下,嗯了一声。

“今天应该没办法去你婆婆家了,那就在这里休息吧,你既然做好了攻略,明天就再带我去领略你家乡的风采吧?”

金泰亨不再逗田柾国,拿着帕子擦了擦手心,擦完后又放回了田柾国手里。

“好。”

田柾国赶紧拿着帕子去了厕所,他觉得金泰亨对自己的态度好像改变很多,也许是真的想试一下吗?田柾国激动的恨不得去跑三十圈,但冷静冷静后还是收拾好心情和表情再见金泰亨,也是怕吓到金泰亨。

晚上两人睡觉时比起金泰亨,田柾国更不自然,金泰亨倒是安分的躺在一边床上玩手机,田柾国则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很怪异。

“泰亨哥,我要不要睡地板?”

纠结了半天田柾国小心翼翼开口问道。

金泰亨抬起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田柾国。

“你不习惯两个人睡?”

“不是,我很喜欢,不是,我不喜欢两个人睡,我是……”

被金泰亨一问田柾国就乱了阵脚,说的话就没头没尾,但金泰亨还是抽丝剥茧的把重点提取了理解了他的话。

哦……原来是很喜欢和我睡,但并不是喜欢两个人睡,是只喜欢和我睡。

“那你为什么要睡地板?”

金泰亨还是没能明白田柾国的理由。

田柾国脸一红,他总不能说怕自己不自觉就抱着金泰亨之类的,会让金泰亨生气和让自己尴尬。

“怕你不高兴……”

田柾国纠结了半天,还是老老实实开口,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有些堂皇。

金泰亨玲珑心哪能到现在还不明白这田柾国是在别扭些什么,他为田柾国这一感觉心里一颤,颇为心软下来,显得田柾国有些可怜了。

但金泰亨还是想逗逗田柾国,逼问道:

“我有什么可不高兴的?”

田柾国更加无措了,嗫嚅了半天不知道如何解释,脑袋里成了一团毛线,乱七八糟。

金泰亨就笑眯眯的看着他,等着田柾国会说什么话,谁知道田柾国突然接近金泰亨,一把搂住了对方。

双臂缩的很紧,像要把金泰亨箍进自己的身体里,成年男人荷尔蒙随着拥抱喷薄而出,环绕着金泰亨,让金泰亨一时之间脸红的像发烧,烫手的很。

“就……就是这样,怕你生气。”

田柾国软软的开口,却没有松手,还是把金泰亨搂抱着,金泰亨这时才明白田柾国在做什么,原来是演示为什么怕我生气么。

金泰亨哭笑不得,没再开口,手机因为田柾国突然的拥抱掉在地上他也没捡,就这样安心待在怀里,听着田柾国的心跳声有力的敲打自己的心房,像是呼唤,开门呀开门呀。

田柾国见金泰亨虽然沉默却并没有生气,心里算是落下石头,他这行为是有些冒险的,但是听着金泰亨伶牙俐齿的逼问自己时,难耐的想抱住他,堵住他的嘴。拥抱他做了,强吻却不敢了,怕金泰亨真的再给他一巴掌,得不偿失。

“田柾国,你喜欢我什么啊?”

安静待了许久,金泰亨突然开口说道。

田柾国一愣,浅笑了一下,在金泰亨脖子上蹭了蹭,享受拥抱这男人的感觉。

“喜欢很多,喜欢泰亨哥你长得好看,就算是我颜值主义,我也没办法否认,那时候泰亨哥给我送外卖,我惊艳到了,就是很喜欢你的脸,一见钟情也不为过。”

金泰亨扭头,正好对方田柾国深邃的眼神。

“你这是肤浅。”

田柾国露齿一笑,点头应下,接着说:

“还喜欢泰亨哥温柔,即使和我不熟也愿意关心我照顾我,很少有人愿意对陌生人施以援手,而你做了,我就动心了。”

“就算是流浪猫狗我也不会见死不救的。”

金泰亨找茬似得打击田柾国,却忍不住也勾起嘴角。

“而且泰亨哥做的食物真的很好吃啊,我特别特别特别的喜欢,觉得山珍海味也比不过泰亨哥做的一碗馄饨来的珍贵。”

田柾国想起金泰亨做的馄饨,一时之间还有些饿了,却当金泰亨这美味,可看不可吃。

“那你还是喜欢我的菜而已,跟2U的顾客有什么差别?”

金泰亨趣味越来越浓,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盯着田柾国,想知道田柾国还会说什么。

但田柾国看出金泰亨在故意,他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然后凑近金泰亨的耳边,说:

“只因为,你是你,我是我,所以才喜欢。”

金泰亨没再怼回去,因为他的脸也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而后迅速转过身去,没搭理田柾国,蒙着被子睡了。

吃到甜头的田柾国心满意足,也钻进被子里,仍然从背后抱住金泰亨的腰身,轻声细语认认真真说起他从一见钟情那天起后来的心路历程。

金泰亨听着听着就睡了,田柾国关好灯,同样愉悦的闭上眼睛,心里细数,这已经是喜欢上金泰亨的第无数天了。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