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野Bianye

我共你

<枯木逢春>26


枯木逢春26

文/秋先生的花

回到城市以后,田柾国送金泰亨回家时,还有些腼腆的向金泰亨征询他能不能搬过来,金泰亨感觉很欣慰,之前对田柾国说的话还是有用的,两人搬过来当然更能促进感情,金泰亨也说不定两人能在一起多久,但是在一起的时间还是要去认真对待,结局如何是未来的事,过程不能敷衍。

田柾国在征得金泰亨同意后开心的像个孩子,还抱起金泰亨转了一大圈,金泰亨吓了一跳然后就是哭笑不得,他好歹是个接近一米八的男人了,体重也不轻,硬是被田柾国就这样抱孩子似的抱着了。

田柾国为了尽快搬去金泰亨家,当下就急匆匆的回了自己那儿收拾东西,临走还不忘搂过金泰亨往脸上重重亲一口,这一下他倒是忘了之前的小心翼翼变得理所当然起来了。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的背影,脸上的热度提醒他如今的一切变化都真实。他有种做梦的不实感,但又为此觉得开心,就好像曾经那段感情从没经历过,他变成了一个初恋的懵懂少年。

关于田柾国住客房还是和自己住一起,金泰亨进行了一番纠结,住客房好像不够亲密,就像一个随时可以离开的客人,就像顾哲然那样。住主卧好像又太过亲密了,两人刚在一起,就要睡在一起会不会太奇怪了呢?金泰亨想想又觉得在不妥。他此时已完全忘了在田柾国家乡时两人也是睡一起的,没有半分不习惯。

最后左纠结右纠结还是觉得和田柾国一起住主卧吧,两个正处于热恋期的人分房睡好像就有不好的预感。当然金泰亨第一次和男人谈恋爱,也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只当和个兄弟都能一起睡,恋人就更别提了。

当然两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长期住一起后来会发生什么,此时的金泰亨是绝对想不到的,而后来的金泰亨后悔也没有用了。

田柾国的东西并没有很多,衣服都是那几个重复的款式,生活用品大可以买新的,所以除了衣物外田柾国也只带了台笔记本电脑了。

田柾国的故事已经很久没有动笔了,他仍然心满意足,现实的故事让他很圆满,但是这是他的工作自然不能放弃,不过里面主角用了金泰亨名字之类的,田柾国还是颇为心虚,只能设置好密码和隐藏文件把稿子藏起来。

金泰亨让田柾国把东西搬进主卧时,田柾国下巴都要惊的掉下来,反应过来后就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金泰亨卧室墙上原来的照片墙已经被金泰亨毁掉了,那些大学时期的照片都收集在铁盒里,那墙上被贴上新的贴纸,看起来就像从未存在过那些照片。

田柾国把衣物挂在金泰亨衣服旁,满足的笑了笑,看起来真的很亲密呢,他伸出手摸了摸金泰亨的衣服,脑海里想象出的都是金泰亨穿着这些衣服时的样子,温和的迷人。

这几天以来,发生的变故都是惊喜,他很庆幸那时候金泰亨同意和自己去家乡,他总觉得,是自己的家乡让金泰亨接受自己的心意。他们在那里牵手拥抱接吻,全都是从前田柾国梦寐以求的事情。

“收拾好了吗?出来吃饭。”

金泰亨的声音从主卧外面传来,田柾国放下摸着衣服的手,笑着嗯了一声。

金泰亨今天中午做的正是从田柾国家乡带来的特产,不过是由金泰亨下厨而不是田柾国。

田柾国自觉的先盛好两碗饭,而后乖巧的坐下来看着金泰亨把一盘菜端来桌上,比起田柾国的厨艺,金泰亨自然做的更好,色香味俱全。

金泰亨做的是炒腊肠,深红色的腊肠片、翠绿的青椒、黄色的姜丝和白色的蒜末配起来十分好看,食欲一下子就被提了上来,唾液在口中分泌。

田柾国家乡的腊肠味道是咸辣味的,不同于广东地区的广式腊肠的甜味。田柾国家乡嗜好辣味,在制作腊肠时就将辣椒粉、五香粉等和肉末混合好,再经过手法塞入特别的肠皮里,晾晒一段时间后就成了腊肠。而且制作这腊肠注意的是,不能全是瘦肉,口感会显得干涩,一定要肥瘦相间调理合适,吃起来才好吃。千万不要认为肥肉会腻,事实上经过晾晒后,肥肉的油水早已和瘦肉混合,切开后表层是干的,只有炒熟后,才能看见亮晶晶的油汁流出来,但此时已不是油了,而且混合着肉汁出来的精华了。

之前在田柾国家乡时,田柾国并没炒过这个给金泰亨吃,但婆婆给金泰亨的特产中包含了,金泰亨恰好就今日准备好好尝尝这特别的味道。

腊肠不能整根炒,那是完全错误的,尤其田柾国家乡的腊肠不如广式腊肠小巧,而是两根手指宽的厚度,得切成斜片炒。

一片一片的刚刚好,不用担心一大口太腻,小口吃更凸显其中美味。

田柾国夹起一块腊肠放在金泰亨碗里,金泰亨虽然是自己凭感觉炒的,却没吃过,因此也不矫情,直接夹起喂进自己嘴里。

金泰亨的味觉是很敏感的,毕竟是从事厨艺,他之前说从未被自己的食物感动过,这会觉得有些热泪盈眶。

金泰亨并不认同是自己厨艺感动的,而是由食材本身传来的感觉,火山爆发一样的融化了自己的味蕾。

炒腊肠时他油放的少,盐也是,就是怕腊肠本身调料就够,放多了反而弄巧成拙。果然决策是正确的,腊肠的口感很好,肠皮有韧性,咬开后肥肉相间的内质诠释了最好的融合,并没有任何一点腻味,而一点点的辛辣正是制作腊肠时那些配料带来的,同自己后加的青椒不同,这种辣味很深,就像肉类天生的,经过混合熏制后已经融为一体了。

咽下去后意犹未尽,田柾国有眼力见的又夹了一块正要放金泰亨碗里,金泰亨懒得再夹,重复一些无用功,直接咬住了田柾国的筷子,将食物咬进嘴里,完全忽视了田柾国如墨的眸子里此时正紧紧盯着自己,仿佛自己才是那一块肉。

“泰亨哥,好吃吗?”

田柾国笑着拿了一张纸,站起身越过桌子,握住金泰亨的下巴,金泰亨呆愣愣的抬头,就发现田柾国此时脸上有种意味不明的表情。

田柾国拿出纸轻轻擦去金泰亨嘴角的油渍,他靠金泰亨很近,手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擦过金泰亨的唇时,金泰亨脸刷的就红了。

“我也想尝尝。”

话音刚落,田柾国就低下头含住了金泰亨的唇,金泰亨不知道为什么这吻来的这么突然,而且他刚刚才吃了东西,有些担心嘴里的余味会让这个吻不那么美好,刚想动,田柾国就把控住了金泰亨的头,在这种时候,田柾国特别的强势有主动权。

事实上津液是甜味的,金泰亨被田柾国的舌头勾的忘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只能去配合田柾国,伸出揽住田柾国的头。

田柾国好好搜刮了一番金泰亨的口腔,吻到金泰亨脸红到快要爆炸才止住,移开之前还用手指捏了捏金泰亨的唇瓣。

“泰亨哥是甜的呢。”

金泰亨没好意思去问田柾国为什么突然这样,只能低头吃饭吃菜,有了刚刚的冲击,金泰亨就没太注意食物的味道了,满脑子都是田柾国那个吻。

事实上田柾国本来也想好好吃饭,但金泰亨认真吃东西时候的样子特别像小仓鼠,两颊鼓鼓的,还用那种纯良无比的眼神看着你,就像他还是个孩童。当金泰亨无知觉的咬住田柾国的筷子的时候,田柾国忍不住了,金泰亨根本不知道自己魅力有多大,尤其田柾国是如此喜欢他,喜欢他的任何一个动作表情。

吃完饭后田柾国照常洗碗,金泰亨则打电话给田柾国家乡那个提供食材的负责人,想要多增一项腊肠。

因为回来了,金泰亨自然是要联系顾哲然的,虽然顾哲然已经搬走了,但他们的关系是从来没有因为这个改变的,而且金泰亨感激顾哲然在离开之前跟他说的那些话,支持他放弃过去追求新的,哪怕是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和男人谈恋爱。

田柾国听金泰亨要给顾哲然打电话自然不爽,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就坐在金泰亨旁边一个劲的顶腮。

金泰亨也不知道为什么田柾国如此排斥顾哲然,只能哭笑不得的打开扩音,让两个人都听见对话。

电话很快接通,顾哲然似乎对这个电话很意外,声音里带上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激动,金泰亨没注意,田柾国却听出来了。

“泰亨!”

“哲然,最近还好吗?”

金泰亨说话的时候很温和,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挺好的,你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以为田柾国那小子要拐卖掉你了。”

田柾国挑挑眉,瞟了金泰亨一眼。金泰亨没来由的又脸红了,虽然没拐卖,但也确实拐走了。

“怎么会……明天来家里吃饭吧,有件事跟你说。”

“什么事?”

顾哲然声音里听出心情不错,金泰亨几乎已经想象到顾哲然微笑的样子,像个绅士。

金泰亨转头看了田柾国一眼,正好田柾国也笑着看着他。金泰亨把手心里的汗水擦了擦。虽然他和田柾国在一起了,但是对朋友公布的时候,还是会紧张。

“我和柾国在一起了。”

金泰亨说出这句话后就捂住滚烫的脸,好像每次说在一起几个字的时候,都像说我爱你我喜欢你这一类的话时的激动,非常特别。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田柾国却笑了起来。金泰亨不知道顾哲然的心思,田柾国却知道。虽然顾哲然之前说放弃了但这么多年,多少都是会难过的吧。

这个别人渴望多年的珍珠,被自己取得了。

金泰亨的心却忐忑不安,他以为是顾哲然接受不了,但之前也是顾哲然劝慰自己去追寻的,他一下子不太看得懂了。

好在顾哲然沉默一阵子后终于开口。

“祝福你,泰亨。”

金泰亨终于放下心,笑着说谢谢。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顾哲然的声音听起来已经不比之前的好心情了,现在听起来甚至是有些低落,但金泰亨没注意。

“啊,在柾国家乡的时候……就,就那样在一起的。”

金泰亨羞涩的说,田柾国直接咧开嘴,把金泰亨拉进自己怀里,对着电话开口道:

“当然是我表白了然后泰亨哥同意了咯,谢谢你的祝福,明天来吃饭的时候最好带份礼物,更能证明你的心。”

顾哲然似乎没防备田柾国会突然说话,因此直接有些恼怒的回了句做梦,但又立刻反应这是金泰亨的电话,又只能加一句好的,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如果说打电话之前田柾国的心情还有些不好,但此时已经好的笑意藏不住了,金泰亨对田柾国心情的转变有些莫名其妙,只当田柾国为自己介绍给朋友而开心。

而电话那头的顾哲然,气的几乎要砸掉手机,尽管一再告诉自己这是必然的结果,但听到田柾国声音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苦涩。

他苦等多年期待许久,却还是败给了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而且那人比他勇敢,比他更懂金泰亨想要什么。

顾哲然输得太彻底,才显得狼狈,尤其还要去祝福,多么讽刺。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