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野Bianye

我共你

2018年5月6日

我很少亏欠别人,假使别人对我好,我也会回报,尽管常常不能平等,但会尽其所能。
说来很奇怪,我渴望旁人对我好,我却并不会理所当然的接受,我喜欢礼尚往来,我既喜欢付出,也喜欢回报。在交往朋友方面,我始终是欠缺的,一来我不懂如何宽心,总是想要对方待我有独特的地位,不求绝对平等,只望着我把她当重要的人时,她也回馈给我一样的情感。
单方面是苦涩的,素来如此。
现实里没有几个说的上来的朋友,我唯一觉得心虚的大概是X小姐,她待我很好,以前会带我去吃饭,赠送我耳环,节日红包不多不少礼节都到了,但明明向来强调平等的我,回馈给她的自认为不够。
当然并不是一份礼物就能代表什么了,只是我有些惶恐她是否也在介意着,我对她不如她待我呢,会不会此后就不再与我联系了呢,会不会觉得我这人并不好呢。
我记着她待我的每一分好意,只是常常有些堂皇不知该如何表达,她不缺我的一份也许不合心意的礼物,她也不缺朋友,更不稀罕我刻意的回报。我还是觉得心虚,但是倘使往后陌路了,我还是该算亏欠她的,多年难得,她在事事上都叫我想宠一宠她,多好的女孩。
只是想着我又很喜欢现在朋友的相处模式,各自有一方净土,她心事并不需要对我吐诉,我也不习惯烦扰别人。

常常在想,有时候难怪我总是很难有好朋友,大概我真的太计较得失了。
物质无所谓,但感情却总是压的我负重累累,只要我问心无愧,就不会去刻意祈求每一分感情了。
生当如此,谁也没能觉得必须陪谁多久,大概留存一份美好回忆亦可。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