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野Bianye

我共你

<枯木逢春>37


枯木逢春37

文/秋先生的花

微博/边野Bianye

金泰亨回了自己市区,先去拿了田柾国的笔记本电脑,之前虽然说三天后再拿,但其实已经修好了,也是万幸没有摔坏硬盘之类的,数据都还在,否则金泰亨自己真当不知如何解决同田柾国之间的这点事了。

正要回家,想到是回去道歉,又跑去花店,踌躇了一会又不知道买什么花好道歉。

还是老板娘看着他的样子,笑了起来。

“小帅哥买花送女朋友?”

金泰亨尴尬的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问:

“如果道歉……送什么花比较好啊?”

“只要你诚心道歉,送什么都好啊!我看还是买玫瑰,玫瑰表达爱意!”

老板娘倒是不含糊,直接包了一捧玫瑰给金泰亨,金泰亨接下后腼腆的笑着付了钱道谢。

金泰亨捧着一束花其实是紧张的,到了自己家门口,半天不敢敲门,好似这是去拜访别人。给自己做了半天心理建设,他还是敲了门,敲了三声后立即停手,把自己的小脸藏去花下,心跳怦怦的要跳出胸膛来,这激动的样子仿佛回到了田柾国对他告白那次,不过那时候是太激动,现在则是太慌张。

等了一会,见没人开门,金泰亨的心渐渐沉了下来,脸色则变得有些僵硬……还以为田柾国答应了他,就会回家。金泰亨正要转身准备去田柾国家,门就忽然开了,田柾国带着一副倦容,看上去刚睡醒的样子,有些迷糊的看着他,金泰亨手一抖,玫瑰就从手里要掉下去,幸好愣了几秒的田柾国及时反应过来,接住了艳丽的玫瑰花。

金泰亨呆愣愣站在门外,一时半会想不出该说什么,他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想起江稳的事,眼眶忍不住一热,扑到田柾国身上就抱住田柾国。

田柾国一手拿着花,另一只握着门把,一时之间不明白金泰亨怎么突然就抱住了自己,只能继续杵着,一动不动。

田柾国感受着抱着自己的这具身体传来的软热,叹了口气,手里的玫瑰又掉落地上,怀抱住金泰亨。其实对于金泰亨这两天的行为,田柾国怎么也想不通,先生气的人是金泰亨,放话说爱怀疑就怀疑的人也是金泰亨,昨天那个求着自己回家的人,还是金泰亨。难不成金泰亨这么容易想通了?田柾国觉得心里不安,又不好开口,几天以来精神上的折磨叫他憔悴了许多,没有精力顾盼其他。

两人站在门口抱了好一会儿,田柾国才轻轻抚摸了下金泰亨的背,柔声说:

“先进来,乖。”

金泰亨从怀抱里抬起头,眼角红红的,看上去很诱人,田柾国心里动了一下,拇指擦过金泰亨的眼尾,似是抹去不存在的泪水。

金泰亨轻轻蹭了蹭田柾国的手指,像撒娇一般,转而又埋进怀里,默不作声。

田柾国这下彻底无奈,只能拦腰把金泰亨抱起来,走回房子里,丢去沙发上,再去门口把金泰亨的东西跟玫瑰花捡回来。

田柾国看到自己电脑时,愣了一下,神色很快平静下来,把电脑放去书房,金泰亨的行李放回卧室,才坐在金泰亨对面,直直的盯着金泰亨,一语不发。

金泰亨也有些后知后觉的尴尬起来,还说道歉什么的呢,一回来就跟没了骨头一样,只想跟田柾国待在一起,田柾国身上自带让金泰亨安心的因素,疲惫劳累委屈,都平静下来了。

“怎么不说话?不是回来跟我有话要说吗?”

两人沉默片刻,终于田柾国开了口,语气里是跟往常一样的带点纵容,细细觉察还有点无奈。

金泰亨低着头,简直没脸面见田柾国,闹了一通好的,现在算是从头到底都散发着后悔的意思了。

“你能跟我说说感情洁癖吗?”

金泰亨声音闷闷的,不如往日的低沉动听,倒是有种沙哑在里头。

“你觉得我有感情洁癖,是一种病吗?”

田柾国没有直面回答他,反问了一句。

金泰亨摇摇头,他从来没这么觉得,反而为田柾国心里一抽一抽的疼,想到田柾国觉得自己有病这件事,他的脑袋里就跟有一万根针在扎似得,全都提醒他,是他让田柾国患得患失,也是他质疑感情让田柾国不得不把自己的伤口剥开,告诉他有感情洁癖,这就是他的秘密。

现在田柾国的软肋已经露出来了。

“那你觉得,是我对你不够好吗?”

田柾国的声音很冷静,听的金泰亨心里一咯噔。

“没有,你对我很好,特别好,是对我最好的人。”

金泰亨赶紧摆手,慌张的回答,害怕田柾国不信般,强调了几次。

“那我们谈恋爱以后,你有受委屈了吗?”

田柾国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直接,砸的金泰亨昏了头,但是他又不得不清醒的去回答,他怕的是待会问完,田柾国就要说分手,尽管田柾国说永远不会提出分手。

“没有,没有一次……是我受委屈。”

金泰亨后面一句话,说的有些艰难,因为的确这段时间以来,只有田柾国,一开始苦苦追求自己受委屈,后来在一起时金泰亨的无心之语也让他受委屈,尽管金泰亨明白田柾国不在意这点委屈,田柾国也明白金泰亨从不是有意说这些话伤害他,但回想起来,金泰亨还是不安的瘪着嘴,怕这就是田柾国的分手质问。

金泰亨的话里的意思,田柾国能听明白,但是他依然继续他的问题。

“那你的未来里,会有我吗?”

金泰亨眼眶一红,鼻子一酸,差点掉泪。

“会有,有的,也只能是你的。”

田柾国笑了笑,金泰亨没有抬头看见田柾国的脸,却听见他轻轻的笑声,他摸不准田柾国的态度,却觉得自己难过的越来越厉害。

直到田柾国问出最后一个问题,金泰亨终于潸然泪下,无法控制自己。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是真的爱你。”

田柾国想问的,大概就是这句吧,他那么炙热真诚的喜欢着爱着金泰亨,宠着金泰亨,想把世界的一切都给对方,也只不过想要在对方心里得到一个最重要的位置。

有感情洁癖这些年来,他从来不敢奢求在别人心里有个最重要的位置,因为没有理由也没有那个资格,可之于金泰亨,他们是情侣啊,甚至在田柾国心里,只想从此就这样一辈子就把身心给金泰亨束缚的人,那么期待从金泰亨这里得到一个回复。

人心都是肉做的,他田柾国之前追求金泰亨时也没有抱有过一定成功的自信,他总是不断怀疑自己,但是最后的结果让他重新拥有希望,原来希望是可以被实现的。在一起后也不敢把占有欲和控制欲表现的太强,怕金泰亨烦,怕他厌恶,可即使如此,金泰亨还是不信任自己,那他该怎么样?

田柾国承认最开始的错误,但这些都不是他不爱金泰亨的理由,假如有这个理由,他就不会接触金泰亨了。

金泰亨捂住自己的眼睛,心里破了一个洞般,有冷风呼呼的使劲往里刮,泪水根本控制不住的顺着手指往下滴。

而田柾国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金泰亨身边,伸出手接住金泰亨的眼泪,脸上的表情隐忍而带着一点难以言喻的难过。

假如现在金泰亨松开手看一眼田柾国的话,就会发现田柾国的眼神是复杂的,还带着一点疑惑,想不明白金泰亨此时的想法。

“我信……我信的,对不起柾国,真的对不起……”

金泰亨哽咽着还想说几句对不起,田柾国的手就揽住了他的脖颈,田柾国的手掌还有湿润的温度,残余着泪水,流进金泰亨的衣服里。

金泰亨一时间还不知道田柾国想做什么,就感觉到唇上有柔软的质感传来,田柾国极其温柔的揽着他的脖颈,在金泰亨诧异间就狡猾的勾住他的软舌,逼的金泰亨忍不住想要后退,却因为田柾国的动作只能靠在沙发上,接受田柾国的唇齿侵略。

等金泰亨脸红的忘了流泪,只觉得呼吸不过来,好不容易等田柾国放开他,他才仰着头如搁浅的鱼,大口呼吸了好一会。

田柾国蹭着金泰亨的脸,却苦笑起来。

“我真想把我的心挖出来给你看看,看见你流泪都心疼的要死的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喜欢的要死。”

“柾国,我知道,我知道。是我……”

金泰亨愧疚的握紧田柾国的手,隐约又有眼眶发热的迹象,田柾国听出金泰亨继续要道歉,心里无奈,只能伸出手另一只手捂住金泰亨的嘴。

“你别说对不起了,泰亨哥……我求求你,你别在折磨我了,你别哭了,你一哭,我的心就跟有人拿着钝刀在磨,可你又是因为我哭的。泰亨哥,我不是怪你,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泰亨哥才会觉得我不爱你,是不是我不够努力,才配不上你。是啊,我写书都写不出来,那么没用。”

说到这里,田柾国嗤笑了一声,讽刺着自己,他想到江稳,那个男人身上那种商业成功人士的气度,也许是田柾国始终都做不出来的,他不过是一个绞尽脑汁写东西的小说作者,如今连小说也写不好了,赚钱的本事都岌岌可危,他有什么资格去要求金泰亨选择自己。

田柾国有的也只有那颗炙热的心了吧。

金泰亨想要反驳,却挣不开田柾国捂住他嘴唇的手,只能着急的瞪着田柾国,极为不满意田柾国的话。

“我小时候,很期待爸爸妈妈在乎我,就是那种在乎的感觉,把我捧在心上的感觉,我总是感受不到。他们永远在吵架,闹起来就谁也不要我,感情洁癖就是从那时候渐渐有的吧。我太渴望一份感情了,渴望别人告诉我,他在乎我,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最喜欢的人,想把世界所有的好都给我。久而久之,成了一种病态的偏执,我也知道我这样不对。可没人教我怎么去改变,而我也不敢再接触谁,别人伤害我,我也伤害别人。我也不像女生,可以肆无忌惮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只能藏在心里,也有人要说我心机男。可我怎么办,我难道去祈求别人告诉我,我是最重要的吗?”

田柾国的眼神很迷惘,表情很无措,像不小心摔碎盘子的孩子,不知道怎么解决。

金泰亨的心更加疼起来,眼眶的热度增加,更想说话了,田柾国还不松开,他就只能咬了田柾国手指一口。

田柾国才回神,无奈的松开手。

金泰亨握紧田柾国的手,放在自己胸口,郑重其事的说:

“不是的,在我这里,你感受到的这里。你是最重要的。”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的眼睛,那双叫他痴迷许久的墨色瞳孔里,的确都是真挚,可一时之间,田柾国又害怕起来,金泰亨是同情他,还是安慰他。

金泰亨看出田柾国的眼神回避,急的泪意又涌了出来,满脑子都是悔不当初。

“柾国,柾国,你看着我,你看看我的眼睛里,都是你啊。我知道,我上次说的话真的让你很难过,我真的后悔了,真的说错了。我在乎你的啊,如果不在乎,我怎么会提前回来,害怕你离开,一定要打电话给你,怎么会买玫瑰,你,你要气死我啊,我在哄你啊!”

田柾国懵懵的听着,听到金泰亨吼完最后一句,两人就安静了下来,气氛突如其来的十分尴尬。

我,在,哄,你,啊。

哄我?

田柾国眼睛眨了眨,之前心里那股郁气突然就散了,不自觉就弯起了嘴角,硬是想压都压不下去。

从来没有人想要顾及他的感受,知道他的难过而特意去哄他,可金泰亨说,他买玫瑰是为了哄自己,让自己开心。

田柾国心里又酸又甜,明明之前还有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现在通通都没了,那股甜意越来越浓,齁住田柾国的喉咙。

金泰亨则在安静中,尴尬的吸了吸鼻子,看到田柾国难得的笑又松了口气。

他这大半生里,只有这次说的这句话,叫他想躲进哪个柜子里,或者蒙进被子里。

“你笑了就好。”

金泰亨状似埋怨实则愉快的一句话,勾的自己也忍不住弯弯眼睛。

评论(5)

热度(46)